戩心我自混沌來

第五十三章(2/2)

    玉帝又見金烏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隻覺得他太不懂事過於倔強,聲音都冷淡了幾分:“罷了,聽你去了歸墟。”

    “回陛下,是,神受司法神所托,於歸墟收服火焰。”金烏答道。

    “哦!”玉帝道:“拿出來予朕看看。”

    “是。”罷,金烏手一抬,一股金紅的火焰出現在手掌之上。

    當玉帝看到金烏掌心那團太陽真火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動了,思緒似乎陷入了某種循環之中。

    金烏見他神色有異,試著喊了一聲:“陛下?”

    接連著喊了兩聲,玉帝似乎才聽見。

    玉帝很自然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剛剛並不是在出神,揮了揮手:“好了,你收起來吧。”

    金烏隨即收起太陽真火:“陛下可還有吩咐?”

    玉帝揮了揮手:“你先退下吧。”

    “是。”金烏揖手告退。

    金烏走後,玉帝陷入沉思,王母一來便看見他揉眉心的樣子,似乎有什麽事情令他頭疼。

    “陛下這是怎麽了?”

    玉帝聞聲看去,王母一身華麗的款步而來,見玉帝麵色不好,王母心思靈動的遣退了跟著自己的隨侍,走到玉帝對麵的座位上坐下,柔聲問道:“陛下,可是因為歸墟之事煩?聽四大凶獸已經死了,既然如此,陛下還有什麽可憂心的?”

    玉帝歎了口氣:“朕思前想後實在想不通,到底是什麽人能這般自由的進出歸墟,還能擁有太陽真火。”

    王母聽他所言,也不由得皺了眉,任憑她心思多,此刻也百思不得其解。

    “那團火焰……”

    玉帝想到金烏手中的火焰給他的感受,頓時有些恍惚,似乎又陷入了某種回憶中。

    “給我的感覺就像是那個人一樣,金烏拿著它的時候朕還以為那個人回來了。”

    “陛下!”

    王母立即打斷他似乎癔症般的喃喃碎語。手執茶盞,不動聲色的看了看四周,才又道:“陛下,您怎麽能出這種話。那個人早就死了幾百萬年了,現在您是玉帝,是庭的主宰,這是道給您的無上地位,誰也不能改變。”

    玉帝的眼神這才從恍然恢複了清明,認同般地點了點頭:“是啊,他已經死了。”

    王母放柔了聲音安撫道:“陛下,這位置又不是您搶來的,是道光明正大賦予您的,您不必為此憂心。”

    也許是王母的一番寬慰起了作用,玉帝的心結舒緩,神色好了許多。

    之後,楊戩又帶回來了消息,他沒有找到絲毫蛛絲馬跡,玉帝對此很是生氣,但是這件事也隻能靠他去跟蹤,畢竟進過現場的人都是他那一撥的。無論把這個任務交給誰都不如交給楊戩,玉帝也懶得再去交給別人,免得多生事端。

    楊戩接到玉帝的指令之後,麵上依舊是那副冷麵神君的樣子,心中卻多了一些東西。 本章已閱讀完畢(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