戩心我自混沌來

第一章(1/2)

    正月新春,春雨如絲,迷醉行人,雨不大,卻足以濕了衣裳。

    白馬寺有一方亭,有幾位公子在那處歇腳避雨,見著山色湖光正好,便紛紛作起詩來。而其中一位卻並不作詩,反而談起了一樁四百多年前的奇聞舊事。

    傳在,唐貞觀十九年正月,顯聖二郎真君休其妻西海三公主,上做了司法神。後來,西海附近的漁民中流傳著一個傳。若出海時見到一個美貌粉衣女子手持白色鮫綃,那麽晚上就可以在她待過的地方尋到一顆紅色珍珠。佩戴這顆珍珠就可以遨遊四海,去龍宮做客,甚至可以尋到長生不老的方法。

    原本這隻是個傳,並沒有證據,而三百年後,五代十國掀起了一陣尋找紅色珍珠的熱潮,上至國君,下至平民,一時間人間民不聊生。後來據出了個能人真的找齊了所有的珍珠,請了高僧誦經做法,造了一隻手釧,名曰:媛媏。

    媛媏造成時,後梁國君曾欲將其據為己有。但是,當晚國君便頭疼欲裂,不得安睡,隻要一閉眼就會看到他殺過的人來向他索命。

    高僧,這每顆珍珠都是西海龍女的血淚所化,凝聚了她的愛恨情仇,煞氣與靈氣交織,能激起人內心中的恐懼,非人力所能控製。所以,這串媛媏被高僧封印在雲南大理龍寺,坐東朝西,日日誦經。高僧誦經七七四十九之後,便自焚圓寂了。

    話畢,眾人不勝唏噓。一人道:“傳中仙人不得結親這事兒也太不近人情了,這誰沒有個七情六欲啊。”

    另一人道:“雖傳中,仙人是不能娶妻生子的,但是這二郎顯聖先娶妻在前,上為官在後,為了高官拋棄發妻為是不是好男兒該做的事兒,這二郎神不拜也罷。隻是可憐了西海龍女,一片癡心啊。”

    有人害怕在寺廟前這種話惹怒神:“不過是世人閑暇時來的妄言,各位聽了一笑置之就是了,莫要這大不敬的話免得遭了譴。”

    那故事的人不樂意了:“當年我祖上就是在那灌江口生活,後來發大水了到處都淹了,就是那西海三公主救了我祖上,後來那二郎神上了,連帶著那處的宅子也沒有了,我祖上這才遷了出來。”

    眾人皆驚奇不已,那人又:“其實啊,要想知道是真的還是妄言很簡單,據有個村子,裏麵住的都是仙人,個個兒都是幾百歲的人,若有人能得緣相見,或者去那龍寺請了媛媏一看便知真假。”

    一人道:“龍寺遠在雲南千裏之外,我等又不是你那故事裏的神仙,如何去得。”

    另一人手中折扇輕搖:“聽你這般講來,若是將來有緣能得一見此物,也是一番雅事啊。”

    眾人應聲稱是。

    白馬寺前涼亭的閑聊沒有多久,便隨著細雨初歇而停止。

    雲散去,陽光刺亮樹葉上的水滴,滴滴答答。

    眾公子拱手拜別,各自離去。方才涼亭內的喧囂,熱烈的討論和古老的故事,仿佛隻是一場午夢,隨著新春微寒的東風卷入雲中。

    然而在眾人散去後,一個女子憑空出現,背著手,手中一柄通體銀光的寶劍,向遠處一步步走去。如果此時有人看見她,便能發現那女子的麵容上仿佛有一陣永遠化不開的霧,看不清眉眼。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