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門悍妻︰梟寵妖孽夫

第一卷 第710章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可是——



    



    韓逸的這個弱點,不僅是她知道,那憐兒竟也是清楚的很。



    



    因此,在一次成功堵住韓逸,並上演了一番苦情戲之後,柳雅茹正等著對方將自己狠狠擁入懷中、輕憐蜜愛一番時。



    



    卻見韓逸站在原地,一臉為難的道︰



    



    “小茹,不是我不心疼你,只是……唉,你也知道,我如今也是有了家室的人了,總不能為了你,辜負了憐兒吧?”



    



    說著,便說起了一件事來。



    



    韓逸說,有一天晚上,他與憐兒一起睡覺時,忽然听到旁邊傳來一陣陣抽泣聲。



    



    起身一看,哭著的人正是憐兒。



    



    憐兒一邊哭,還一邊叫著他的名字,語氣十分的不舍與悲傷,听的韓逸一陣心疼。



    



    不知道憐兒做了什麼噩夢,韓逸便將她叫醒,想要問個清楚。



    



    卻听憐兒說,她夢到了韓逸的表妹回來找他,然後他們兩人又重新走在了一起,並且手拉著手,將她拋在了身後。



    



    憐兒說,她現在只有他一個人可以依靠了。



    



    可是又說,如果韓逸當真想與那位姓柳的表妹復合,那她也不會阻攔,甚至會主動離開,絕對不會打擾他們的。



    



    美人垂淚已是令人心憐。



    



    一邊垂淚、又一邊假裝堅強的說著如果他拋棄她,她不會再糾纏,而且會祝福他們的話,那樣子,別說韓逸,就算是個心硬如鐵之人,也要化成繞指柔了。



    



    所以,再見到柳雅茹時,已經把所有的心軟和心疼給了憐兒的韓逸,已是對這個表妹生不出什麼同情之心了。



    



    更何況,與大度的說會主動放手的憐兒一比,被他趕走之後還來騷擾他的柳雅茹,就顯得格外死纏爛打、不識趣兒了。



    



    柳雅茹瞬間明白,在裝可憐這件事上,憐兒明顯比她的段位更勝一籌。



    



    柳雅茹心思一轉,又眨巴著一雙水霧盈盈的美眸,深情款款的說起她與韓逸的往事來,意圖用舊情來挽回這個男人的心。



    



    可是,她不提還好,一提,立刻就讓韓逸想起了,就是因為她先前‘勾引’了他,才壞了韓家與國公府的親事!



    



    不僅讓他丟了靠著岳家謀得一職的機會,更是惹得他爹直接將他逐出家門,差點余生只能在苦日子里度過了!



    



    不過,韓逸一向憐香惜玉。



    



    再加上,他也的確挺念及兩人的那一段舊情,因此,並未對柳雅茹發火。



    



    只讓她好自為之,給了她一小筆銀子,並故作哀傷的感嘆了一番物是人非後,便毫不留情的轉身走了。



    



    連頭都沒有回一個。



    



    至于為何是一小筆銀子……



    



    以前韓逸對她可是大方的緊,只是,家里多了個姨娘後,韓逸的銀錢,便都交給憐兒管了。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