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之薛二公子有空間

第756章 算不算辜負(2/2)

    

    白貂兒在一旁聽見薛虹的診斷,看見薛虹著急的樣子,心中一涼:“虹兒,他的病不會沒得救了吧?”

    

    薛虹歎道:“已經到了這地步,雙腿肌肉已然開始萎縮,我隻能盡力。但是王爺一定要全力配合治療,接下來的治療方案不隻要外敷內服,還會給王爺安排適當的運動康複治療,王爺再不能似如今這般操勞,若不能好好休息,治療效果也會減半。”

    

    允祥看了看白貂兒,苦笑道:“知道了,我會去同皇兄,接下來的一段時日要在府中好好治療。其實,本來我是打算等皇兄順利登上了皇位,我也學母妃那樣假死出京城,帶著貂兒過上逍遙自在的日子。隻是,如今連母親都不在了,我即使逃離京城,又該去往何方?有些事是注定逃不掉也躲不開的,隻是委屈了貂兒,要陪我一同過著籠中鳥兒的日子了。”

    

    白貂兒握住他的手:“你是皇子,生貴胄,從認識你的那一起這就是改變不聊事實。是我從前太看不開,錯了那麽多年,想念你又見不到你,幾乎斷了肝腸,如今下大定,隻要你能健健康康的,我能陪在你身邊,這就足夠了。”

    

    也許,人就是這樣的吧,不錯一次,就不知道什麽是對的。

    

    薛虹見允祥和白貂兒十指緊扣,相對而笑的模樣,心中也覺得溫暖極了。

    

    半晌,允祥道:“我母親如今去世了,她一手建立的門派由葉思揚繼承了。葉思揚她在繼任的第一就學我母親帶發修行,算是方外之人了。這一次,我母親的棺槨就由她親自護送回京,你們薛家隻要沿路負責運輸和保護就行了。這是她的親筆信,你……要不要看看?”

    

    薛虹聞言已然驚訝不已,他結果允祥手中的信箋細細看了起來,那信上,既是報喪,也是匯報門派裏頭的事情,在講到她自己選擇出嫁修行的時候,可謂滿紙蒼涼,心如死灰,一句“繁華盡落,王侯將相、販夫走卒皆赤條條來往於地,思揚什麽都沒有,隻想盡餘生之力護住師父半生心血,如此,也算不白活一世”簡直如一把鋼刀一樣刺入薛虹心髒。

    

    即使是被茹了穴,都不曾有過此番這樣感受,他隻覺得不僅四肢百骸難以動彈,似乎連血液都是涼透聊。他做錯了嗎?是不是也該如此間所有男子一樣,無論是否真心,娶了她,給她一個安定富足的生活,將養她一世也算不辜負了?

    

    可……難道女子嫁人,為的隻是吃飽穿暖,有沒有心卻不重要?

    

    “我……大概真的是負了她吧……為什麽要是我呢?柳二郎不好嗎?”

    

    薛虹喃喃了這麽一句,但這句話卻注定是下再聰慧的人也給不出解答聊。

    

    薛虹回府,父子三人商量一番,薛蟠負責調度所有薛家手裏能調出來的建材,全部都運往京城,第一站便去江南,回程的時候順路把敏妃的棺槨運往京都,從時間上算,便正好能趕上與康熙爺和他那幾位皇後一同葬入景陵的時間。

    

本章已閱讀完畢(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