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之薛二公子有空間

第749章 母子皆危(1/2)

    雍正爺笑了笑:“兒臣是皇帝,並不用守孝,可是兒子心裏對皇阿瑪的哀思不斷,隻是想著後宮的事情先放一放,等過完了皇阿瑪的周年再行冊封。皇後的人選自然毋庸置疑,隻是……年氏……”

    

    雍正爺到“年氏”二字的時候,永和宮花廳裏,一個身懷六甲的宮裝美婦人緊緊握住了拳頭,那景泰藍的護甲都快要陷進肉裏了。

    

    德妃道:“年羹堯的事情,你想如何處置?他的罪證,你不是早已掌握了嗎?”

    

    雍正爺點點頭:“年羹堯之罪罄竹難書,他以為他身在西北,高皇帝遠的朕就什麽也不知道嗎?可如今朕卻還是要捧著他。允禵是因為碑文一事牽涉其中,身份變得極其敏感,朝中的一些大臣也對他的忠心多少產生了懷疑,朕便決定暫時讓他在京中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反正他身上的舊患不少,也時常病痛,實在是需要好生調理一段時間,撫遠大將軍之職,朕就封給年羹堯繼任了。

    

    這會是朕許給年羹堯最後的一個高官,待到時機成熟了,朕便會把年羹堯的罪狀公諸於世,把年黨成員連根拔起。皇阿瑪交代兒子要肅清朝野,他年羹堯就是起勢。

    

    有巨貪年羹堯為例,朕倒要看看朝野上下還有誰敢肆無忌憚地貪!”

    

    德妃挑眉:“所以,皇帝要許年氏一個高位了?”

    

    雍正爺點零頭:“朕要處置年羹堯,自然不能讓年家事先有所察覺,貴妃之位就便宜她了。側福晉李氏為齊妃,格格鈕祜祿氏為熹妃,格格賈元春為瑜妃,格格耿氏為裕嬪,格格宋氏為懋嬪,餘者皆封為常在,還有兩個入府未侍寢的,暫且封為答應。”

    

    德妃聽零零頭:“倒是都公平合理,隻是那賈元春並沒有為你誕育一兒半女就封為妃位,是不是有點……倒不是她的人品教養不堪妃位,隻不過她到底是漢軍旗出身,還未有生育,隻怕會招致朝臣的不滿。”

    

    雍正爺便道:“額娘的話極是。可是賈元春深得朕心,朕很喜歡她,這事兒額娘是知道的。再加上她賈家一門還真是出了好幾個人才,這一次水紡事情,若不是賈家一門都是好樣的,及時發現並剿滅,隻怕咱們大清的好東西全部都要以最低賤的價格流入海外各國去了,所以就算是以示嘉獎,封她個妃位也不為過。”

    

    “哦?這水匪一事皇帝不是隻派了賈璉,怎麽論起賈家一門了?”

    

    一起這個雍正爺就笑得合不攏嘴:“哈哈哈,額娘是不知道,朕的確隻是派了賈璉前去,但是賈璉有意要帶著家中的兄弟們一塊兒長見識,便把那庶出的兄弟賈琮,二房的堂弟賈寶玉和賈環都帶著去了。

    

    起初他們都以為那不過是一幫普通的水上賊寇,但從他們之間的對話和手勢上,賈寶玉看出他們與倭子國的人有地下交易。那賈環便順藤摸瓜,裝作打算買私貨的外省商人,經過精心喬妝改扮,騙過了謹慎的水匪,真在水匪跟前談成了一筆生意,最後在交易的那一,賈璉帶著賈家的兄弟們,與水匪站開了死戰,幸虧有賈琮事先擺好的包圍圈,這才把這一群水匪一網打盡。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