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烏龜先生

地114章 “隨時為公主待命”(1/2)

    回南城之前,季茯苓帶著秦艽和小山去祭奠了自己的母親和繼父。

    季茯苓帶著小山下跪,秦艽猶豫了很久,還是在一大一兩人的注視下跪了下去。

    離開前,季茯苓先帶著小家夥去清洗褲子上的泥土,秦艽一個人站在墓碑前凝視著照片上那個與季茯苓的眉目幾乎一模一樣的女子。

    良久才開口:“您放心,我不是來報複你們的。”

    “他們拿走了我的雙腿,我隻要季茯苓將她的一輩子賠給我。”

    -

    三月二十八,春和景明。

    薑爾一和沈銘許在那一天領了結婚證。

    兩人正式成為法律意義上的夫妻。

    拿到結婚證的那一刻,沈銘許看著紅本本上兩人的合照,還有些許恍惚。

    雖說兩人勉強可以算作是從小一起長大,可合照卻是寥寥無幾的,即使有也是他戴著黑色口罩遮住半張臉的樣子,更遑論這樣直麵自己缺陷的合照了。

    不由得便想起之前的某一日,他拿著口罩對薑爾一說:“不然我還是去做個祛疤手術吧。”

    那時薑爾一正在刷牙,聞言抬頭,從鏡子裏看他。

    盡量吐字清晰地問:“為什麽?”

    沈銘許就站在她身後,越過她的頭看向鏡中自己的臉,那些從小看到大的褶皺疤痕,交錯迭起近乎占據了四分之一的臉頰。

    經過這麽多年,疤痕不再如同之前那樣泛紅,可沉澱下來的顏色還是和旁邊正常的肌膚形成了分明的對比。

    不好看的,甚至是有些恐怖的。

    他說:“我們就快要結婚了,我想給你留下一個美好的,沒有瑕疵的婚禮。”

    薑爾一聞言,皺著眉吐掉了嘴裏的泡沫,漱了漱口,才轉頭認真而嚴肅地看著他說:“沈銘許,我愛你從來都與你的麵容沒有關係。”

    “我愛的是沉默內斂卻善良熱血的小沈同學,愛的是那個冷靜沉穩,溫和謙遜的沈醫生,是沈銘許這個人,這個人所有的一切,包括臉上的傷疤。”

    “它從來都不是什麽瑕疵,而是你的特有標簽。在我的婚禮上,隻要新郎是你,那它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婚禮。”

    沈銘許愣愣看著她,看著她眉眼帶笑地走到自己麵前,伸手捧住他的下巴,然後踮著腳吻上他的左臉。

    細細吻過他臉上的每一道疤痕。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
別猶豫,趕緊下載微風小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