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烏龜先生

第112章 秦艽:我不想死了(1/3)

    秦艽怎麽都沒想到,他隻是出去接了個水回來,就看到屋內的女人哭得不能自已的樣子。

    他將溫水遞過去,歎了口氣無奈道:“你不願意讓我叫,那我以後不叫那個稱呼了就是了,自己一個人哭什麽。”

    季茯苓推開他的手,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就沒打算接他的話。

    秦艽將水遞到她唇邊:“要是真氣不過伸手打我一頓就是了,何必跟自己過不去。”

    他這話讓季茯苓的哭聲小了一點。

    秦艽氣笑了:“怎麽著,還真想打我啊?”

    “先說好啊,我玻璃做的,易碎品,你輕點打。要真碎了你就成謀殺親夫,以後隻能做寡婦了。”

    聽著他不著調的話,季茯苓仰頭瞪了他一眼。隻是眼中含著淚,未落的淚水還掛在眼尾,看起來半點威懾力都沒有,反而多了點讓人憐惜的意味。

    秦艽的心瞬間被揪了起來,終究妥協道:“行了,喝了水就睡吧,我去隔壁。”

    他將水杯放在床頭,轉身往外走。

    卻不想,襯衫衣角被人拉住。

    他回頭:“怎麽了?”

    空氣沉默一瞬,好半天床上的人才輕聲開口:“到底為什麽要和我……結婚。”

    他眼睫顫了顫,垂眸。

    未拉攏的窗簾躍進半分月光,涼涼落在她白皙光潔的長腿上。

    床上的女人衣衫淩亂,烏黑發絲纏繞遺漏了幾絲在水潤唇瓣上,她就那樣仰著頭,眼中明明還含著淚,抓住他袖子的手指也不自覺地用力攥著,卻仍舊倔強地與他對視。

    頗有種孤注一擲的意味。

    這樣的眼神不由自主讓他想起,自父母出事後,他再度對她有印象的那天。

    她也是這樣倔強地跟在他身後,怎麽趕都趕不走的。明明緊張得要死,卻還是裝作平靜地對他說:“對啊,我就是喜歡你。”

    他當時隻覺得可笑,畢竟她不是第一個對他表白的人,於是一門心思隻想將她嚇走,可他沒想到她在看到他那血肉模糊的大腿時,不但沒有被嚇走,反而哭著問他:“你疼不疼啊?”

    他那時想在,這世界上怎麽會有那麽傻那麽愛哭的人啊,是他受傷,她哭得就像是疼的人是她一樣。

    他沒有問她的名字,覺得沒必要。

    那時他剛被養父母送回雲城準備高考,也是在雲城一中他再度見到了沈銘許。

    那個明明該和他一樣生活在黑暗裏的人,他一直以為他們是同類,是最為互相理解和會彼此惺惺相惜的人。

    可直到他見到他,才發現,生活在黑暗裏,無法從過去出來的人是他,隻有他。

    可是憑什麽呢!

    彼時他固執地認為,沈銘許就應該跟他一樣,就應該跟他一樣沉湎於過去,毀掉這世上所有美好的一切。

    於是他對沈銘許,更甚至對薑爾一都多多少少說了做了一些不可饒恕的事情。

    直到有一天,季茯苓出現在了他麵前。

    知道她名字的那一天,他胸中一直無法紓解的恨意似乎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宣泄口。

    那個害死他父母的罪魁禍首,害他從小就沒了雙腿的真凶的女兒,季茯苓。

    彼時的他完全不在乎,她是不是她母親被強/暴而生下來的孩子,也不在乎她到底對這些恩怨知不知情,他一心要報仇。

    他仗著季茯苓對他的喜歡,在接受了她的表白後,肆意的作弄她,踐踏她的自尊,在她即將放棄的時候又給她希望,如此反複。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
別猶豫,趕緊下載微風小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