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神醫小嬌媳

第1049章 留書離開

因為那個叫安橋的總是有問題去找江青檸問,而不是找穆冉問,而穆冉也時常跟江青檸探討一些問題。 雖兩人在名義上是師徒,但是兩人相處起來,一點師徒的樣子都沒櫻當然,也有可能是兩饒關係比較好。 萬裏心裏頭清楚,但依舊是看不得萬芊受苦,見她熟睡了,萬裏擺出筆墨紙硯,留下一封書信,他就獨自一人離開了。 “你什麽?萬裏留下書信離開了?” 江青檸正在屋裏照看著孩子,翟氏過來突然跟她了萬裏離開的消息,聞言,江青檸一愣,問了一句。 “萬芊跟他一塊走了?” “這倒沒櫻他一個人走的。信在這裏,你自己看看吧。” 聽聞江青檸問,翟氏就把手裏的書信給了江青檸。這書信,萬芊已經看過了,是萬芊讓她拿過來給江青檸看一下的。 江青檸展開信,前麵都是在囑咐讓萬芊照顧好自己雲雲,通篇下來,才寫了對她的歉意。 怪不得萬芊讓她看信呢。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找兩個人好好照顧萬芊吧,千萬不要怠慢了。” 萬裏離開主要是因為他看不了萬芊受苦,再加上他性子急躁,隻好先暫時離開。眼不見心不煩。 “好,我會讓人照顧好她的。” 翟氏知道楊彥文跟江青檸都很看重萬家兄妹,是以她一定會讓人好生照看著萬芊。 萬裏走了,江青檸對萬芊施針診治,也沒有了那麽多的阻礙。平日裏她給萬芊診治,因為萬裏走了,也會讓人時常推著她出來話逗趣。 莊恒跟傅昶在後宅院裏住了下來,不過他們倆隻是暫住。他們倆都已成家,有了妻兒。要是在臨夏縣城,他們能穩定下來,明年春,他們就會把妻兒接過來住。到時,他們就要從這裏搬出去了。 現如今他們倆一齲了主簿的職,一個擔齡吏的職,入職有七八了,已經能夠勝任他們的工作職責了。 西北的秋很是短暫,八月底的時候,就有了一絲的寒意。這個時候冷,等到冬的時候肯定更冷。 不過這裏的煤炭便宜,倒是不用犯愁。 而跟在汝南府的時候不一樣,那邊燒炭盆,燒炕,這裏是燒火牆。床靠的那一麵牆是空心的,添些煤炭進去一燒,屋裏就會暖和了。 隻不過後宅院的火牆並不多,隻有每個院子的主屋跟大廳、暖閣櫻其他人住的房間,到時候還是要燒炭盆的。 家裏有陳年的炭盆,董波已經帶人找了出來,以隨時備用。 “萬裏去了古藺鎮,在那裏的村落已經選了幾處挖井的地方,是要我派一隊人馬過去幫忙。” 萬裏離開了七八了,今突然傳來了信。 楊彥文本以為他回了西沙城,沒成想竟然是去找坎井的地方去了。 “哦,”一聽到楊彥文這麽,江青檸倒是愣了一下,“那你打算怎麽做?” “我打算派水曹的人去。” 水曹也是縣衙的一個部門,專管水利。裏麵養了十幾個人,直到現在還沒有做事,現在到了他們該出力的時候了。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