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狂妃︰殿下,強勢寵

第一卷 第535章

    看這個情況,變成白紙估計也用不了多長時間了。



    



    不過,當少年趙奕注意到少女錢一已經帶著平穩的呼吸,在自己的身邊沉沉睡去,已經是許久之後的事情了。



    



    少年拜托那個女人給熟睡中的少女換上睡衣,自己和男人從壁櫥中取出被褥,在空房間內鋪好準備入寢。



    



    突然,少年趙奕猛地坐了起來,因為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這里有沒有修理東西的工具?”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麼?”



    



    少年將自己的事情跟男人了。



    



    听到這里,男人一下子瞪圓了眼楮。



    



    “那實在是太糟糕了,你都需要什麼樣的工具呢?”



    



    “一些簡單的工具和零部件就行了……還有,就是需要機油……”



    



    「嗯,我到倉庫里找找看,不定有這些東西。」



    



    董事長一邊一邊向庭院走去,少年也跟在他的身後。



    



    夜晚來臨了,太陽已經完全隱沒在霖平線彼端。已經習慣了黑暗環境的雜貨店默默的矗立在草原鄭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僅有的光源,便是從房子窗戶里透出的幾道橘紅色的光線。



    



    這就足夠了。看這些溫暖的光線,便可以知道它們來自自家制作的蠟燭。火光閃爍,搖擺不定,而這座房子也被那廣袤的深色夜空給包圍了起來。



    



    在這種還沒有通電的地方,僅有的也只是那種上個年代才有的、用方形紙罩罩著的燈台。



    



    盡管物品很是簡陋,但這些都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讓人感到這些都是由「這個家」,而且是只能由「這個家」才能制作出的絕品。



    



    這里,同二人所熟知的大都盛不夜城迥然不同,無論是汽車的排氣聲,還是行人嘈雜的的喧鬧聲都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無數喧鬧的昆蟲們的叫聲,它們為了展示自己生命的價值而賣力的鳴劍這些細的叫聲混雜在一起,竟也形成了讓人感覺無比的澎湃的宏大合唱。對于不習慣的人來,一時還真的是很難入睡。



    



    對于少年趙奕,這種聲音也早已沒了新鮮感,畢竟也是連續旅行了三個月了。但是,盡管如此,要對付這樣的環境,對少年來還是有些頭疼。



    



    比如,睡在少年隔壁那團毛毯中的少女錢一,現在就正在摧殘著少年的精神。



    



    董事長才不會想出這樣的主意,恐怕這都是秘書一手策劃的吧。兩床被褥靠在一起,簡直就像是新婚一般。



    



    現在,恐怕秘書已經完全誤解少年他們了。照她的想法,恐怕少年趙奕現在正羞澀地掀起被子……很可惜,完全猜錯了。少年畢竟也是一個健全的高中男生,就算有那種想法,也不會做出那些讓少女錢一輕視的那種具有少女情懷的舉動。



    



    于是,少年趙奕坐在一邊的行李旁,哼著歌曲準備著東西,正在為明的出發做準備。



    



    在這種炎熱的季節里,新鮮蔬菜肯定不能隨身攜帶,所以有些食物也不得不放棄。雖然以後還是要為食物操心,但是在這種季節里實在是沒什麼好辦法了。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在明早上出發前,盡可能多地填滿肚子了。



    



    不過,今也有讓人高心事情。



    



    那就是摩托車可以修理了。



    



    剛剛同董事長一起在倉庫中尋找了一番,結果發現了很多修理所需要的物品和零件。更讓人驚奇的是,那些零件的規格居然和自己的摩托車一致,不定以前在這里,也有過相同型號的摩托車呢。



    



    有了這些零件這話,就一定能夠修好呢。



    



    「……嗯。」



    



    少年趙奕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從行李中取出了那本日記。日記昨是少年寫的,所以今輪到少女錢一了。但是看現在的狀況,估計她到明早之前都不會醒來,所以少年把日記放在她枕邊,估計她明早看到就不會忘記了。



    



    「那本書是什麼?」



    



    突然間,听到有人詢問,少年不禁抬起頭。



    



    秘書輕輕地拉開事先準備好的窗簾,一手拿著蠟燭,正朝這邊看著。好像是剛剛洗完澡,她手中還拿著毛巾,尚未干透的頭發加上身上那件庸俗的睡衣,讓她整個人顯得異常漂亮。



    



    少年只能無奈地苦笑了一下,算是回應。



    



    「日記……不,是旅行記錄麼?」



    



    「旅行記錄?」



    



    「嗯,是的。」



    



    「非常特別的日記啊……還是外國制造的。」



    



    厚厚的封面,用黃銅金屬做了加固,並且還附帶著鑰匙鎖。如果把它隨便放在一戶農家的床上,簡直就像是一本魔法書呢。



    



    「那個,標簽啊,貼紙啊,這些都沒有呢。」



    



    少年一邊,一邊拿出那串摩托車的鑰匙,從中找到日記的鑰匙插進了鎖里,這樣日記的封印便被打開了。翻到昨晚記錄的那一頁,少年那略有些奇怪的字體便展現了出來。



    



    「這是昨的部分……這個,是你的字?」



    



    「是的,是輪流記錄,今本應該輪到少女了……但是……」



    



    少年無奈的苦笑了一下,朝著對在一邊熟睡中的少女揚了揚下巴。



    



    「嘛~這也是沒辦法啊,如果把她叫醒,她肯定會發火的。」



    



    「上次強行把她叫醒的時候,她還對我用了背摔,哪知道下次又會用什麼呢?」



    



    看著少年坦然地著,秘書笑了笑。



    



    「看來你也很辛苦呢……」



    



    「前進中就要背負著很多痛苦啊。而且,秘書好像也是一樣呢。」



    



    這次輪到少年發動攻擊,竊笑的角色馬上調換了過來。



    



    「好了好了,別那種自大的話了,孩子就應該謙虛一點,趕快睡覺去吧。」



    



    秘書站起身來,優雅地轉了個身,便從房間里走了出去。少年站在她身後目送她離開。突然,少年注意到了什麼。



    



    不過,剛剛听她的話,里面似乎還有別的意思?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