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我,便是兩情相悅

16年的願望,18年實現了

二百六十七: 我晚上和陳梓明吃完晚上飯,我靠著他從筆記本上看電視劇。陳梓明陪我一塊兒看,到演廣告的時候,他倏然掐了掐我的腰,淡淡問:“薇薇,咱們訂婚吧。” 我茫然看他:“不是訂過嗎?” 陳梓明:“不是就我們兩家的,我是要很多人都來參加的那種。” 我坐直,認真看著他的眸。他眼睛很黑,我能看見他此刻是多麽的嚴肅。我又笑了笑,握住他的手,“好。” 還沒等陳梓明說話,我就補了句:“不過,訂婚也算是大事,我要一個求婚。” 陳梓明點頭:“放心,薇薇,一定讓你滿意。” 我笑著去摟住他,很想告訴他,你一直就讓我很滿意。能遇到你,是我用再多華麗深情的辭藻都無法形容的。 二百六十八: 晚上。陳梓明讓我出去了一下午,快天黑才把我叫回來。我看著屋裏的樣子,心裏覺得甜的同時,也在吐槽他是真的玩不出什麽花樣來了。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配著蠟燭。雖然沒什麽新意,我還是覺得很美。 陳梓明從身後拿出戒指給我,某個牌子的鑽石戒指,據說一個男士一輩子隻能訂製一枚。我立馬認真起來,現在才真有了感覺。 這是承諾,最真最沉重的承諾。 就算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麽,一輩子那麽長說不定會分開,起碼我們愛過,彼此真心。這幾年的時光歲月我們誰都忘不了。 陳梓明單膝跪下,說:“薇薇,我沒有你那麽好的文采,可以說出又長又好的那些話。我能想到的還是那兩句,我愛你,我不會辜負你。” 我全是感動,卻嬌俏問:“明哥,聽過一句話嗎,男人結婚前都是甜言蜜語,婚後就原形畢露了。” 陳梓明:“我們馬上就七年之癢了,這要是還不夠,那就用以後來證明。” 我笑了,拉他起來,把我今天下午從我空間截屏的一條說說給他看。那是我16年發的一條說說,內容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為你寫本小說,讓人知道秀恩愛的最高境界就是陳梓明和曲薇薇。 我看著他,緩緩說:“16年的願望,18年實現了。” 陳梓明看了會了手機,我一把奪過來,上去吻住他。 我想起我曾經看過的一句話,大概意思是反對秀恩愛之類的。或許是我年紀還小,沒有三十歲的女人那麽沉穩,對我而言,他愛我,我愛他,我就想讓別人知道,也想用這來鞏固穩定我們倆之間的感情。 真心的,我恨不得讓我身邊的人都知道,我有一個男朋友,他陪我度過叛逆期、青春,他幫過我很多,他還會陪我一起走下去,他會是我未來的丈夫,是我孩子的父親。他,叫陳梓明。 這些話我不好意思當麵說,寫下來讓明哥看見,也好。 我倆親了會兒,陳梓明先推開我。我剛挑眉要找茬,就看見他從旁邊拿過一個盒子,是一個DIY的大禮盒,裏麵放著很多這些年來他送我的禮物。 禮盒上有十六個字。 記憶陳心,日月思念。 何以扭曲,年年不棄。 我眼眶真的有些濕了。很多人都說婚姻會是愛情的墳墓,可他讓我堅信,那隻是我們幸福的又一段開始。 陳梓明,你和我,便是兩情相悅。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