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我,便是兩情相悅

陪我度過大學時光的陳梓明和426

二百五十二: 我是後來才到這個宿舍的,屬於第八者插足……我剛到426的那天,宿舍特別的安靜,幾乎所有人都在玩手機,隻有我一個人在不停說。 後來熟了之後,426的畫風被我給硬生生的擰成了四樓最吵宿舍之一。 以致於萌萌都笑著跟我開玩笑,說:“你看你就是個禍害吧,你沒來之前我們多好,你看你來了後我們就成了這樣。” 我笑著回:“現在才好,有家的感覺。” 二百五十三: 426按照年齡大小排出了順序,老大就是上麵我提過的阿權哥,老二叫佳樂,老三叫萌萌,老四叫軒軒,老五是上麵也提過的阿傑弟,老六叫嘉欣,另外是第七者插足的帥和第八者插足的me。 陳梓明聽說我去了人家那,有次打電話問我:“你和別人相處的怎麽樣?” 我當時站在窗邊,還沒回答,萌萌就在喊:“薇薇,你媳婦叫你,還有,你兒子和你阿權哥打起來了,都叫你幫忙呢。” 我媳婦嘉欣,我兒子是阿傑弟。 陳梓明聽見了,我笑著說:“喏,我在這成功組建了一個家庭,有哥,有媳婦,還有兒子。” 陳梓明:“你還認了個兒子,那得叫我爸。” 我:“你是媽,我是爸。” 他:“……” 二百五十四: 我和嘉欣睡在一張床上,就這麽一起睡了一年多,經曆春夏秋冬。嘉欣是一個很可愛很軟萌的99年小姑娘,我特別喜歡她。我寒假回家和陳梓明說起這件事,陳梓明很糾結:“我跟你好了這麽多年,所有加起來咱倆睡一起的日子竟然都不如一個姑娘長。” 我看著他那表情,頓時笑噴。 二百五十五: 陳梓明和嘉欣吃醋是發生率很高的事情。 我有天晚上下了晚自習在和他打電話,我讓嘉欣幫我拿點東西,於是說:“媳婦,給我把酒精拿上來。” 陳梓明那邊嘖嘖。 嘉欣拿了後遞給我,說:“老公,給你。” 我接過,立馬就聽見陳梓明的聲音:“她是你媳婦,我是什麽?” 我無奈一笑,覺得他真是幼稚。 陳梓明還真就在幼稚這條路上走到黑了,一本正經道:“現在跟她說,我是大媳婦,她是二媳婦。” 我笑了:“行,你醜,你說啥都對。” 接著就是某人的吼聲。 二百五十六: 我在宿舍買了一張小桌子,還有一個小沙發,我和軒軒坐在沙發上玩手機。我倆隨便聊著,佳樂在上鋪的床上突然往下看,叫我:“薇薇,我剛去看了你的空間,忽然就撐的不行了。” 我笑著回應,心裏特別甜。軒軒聽了也去,我在她旁邊陪著她看了會兒,感覺又把那種當時第一次看的心情回味了一遍。 然後我去上了個廁所,回來就看到軒軒給我的留言:默默吃了狗糧,踹了狗碗,媽的我不幹了,我要去找對象去。 我給陳梓明截圖發過去,就在和軒軒聊天。一激動一抬頭,耳朵撞到了她頭上,我那左耳朵上最脆弱的第三個耳洞果然立馬就淌血了。 軒軒:“讓你秀恩愛,讓你撒狗糧!” 我扶額,默默給陳梓明發了句:咱們再這麽恩愛下去,我想我會有血光之災。 陳梓明給我回了哭笑不得的表情,說:“你和我在一起,就算有血光之災,我也幫你擋著。”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