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我,便是兩情相悅

要是為了你,我願意

二百四十八: 我靠在沙發上看個秀恩愛的文章,小心髒被人甜到不行,於是我吼:“我要嫁給愛情!” 陳梓明:“嫁給我吧,我叫陳愛情。” 我:“……” 他:“薇薇,你以後可以叫我的小名,愛愛。等你說想我的時候,就要說我想愛愛。” “……”我深深覺得我應該去買個刹車的東東,隨時放在一旁備用。 二百四十九: 心情不好堵得慌,我去書房找陳梓明,一把扯住他的衣領:“明哥,和我打架。” 他看著我,用眼神表達我又在抽風。 我沉著臉又說一遍,陳梓明問:“你認真的?” 我點頭:“認真的!” 話剛說完,他就拖著往臥室走,還沒等我開口問,這廝就用力把推到床上。我立馬就知道他要開車,於是我瞪他:“我說讓你跟我打架,沒說要幹這檔子事!” 陳梓明:“我力氣比你大,打起來會傷著你。再說男女之間打架,這是最好的方式。” 說完還給我個妖嬈的眼神:“是吧?” 我:“是你個頭!” 二百五十: 我那個結了婚的閨蜜生了對龍鳳胎,一男一女特別可愛。她拍了視頻發到我們幾個都在的群裏,我看著倆娃的萌樣,感覺心裏最柔軟的地方被戳中了。 陳梓明也在看,唇角上揚。我看著他的側臉,那讓我十分喜歡的高鼻梁,笑問:“你說咱們倆以後的孩子會是什麽樣?” 陳梓明:“那一定要長的像我,起碼有個高鼻子。” 我無語:“智商一定要隨我,要是男孩要像我一樣會撩以後兒媳婦肯定不斷,女孩……還是委婉點好啦。我要從初中開始就培養他們看小說,看看有沒有天分能早日起步,早日成神。” 他笑了:“別人家的父母都希望孩子好好學習,你果然與眾不同。” 我:“沒辦法,誰讓咱倆都是學渣。” 陳梓明:“這還沒結婚呢就想著孩子,是不是太早了。我爸媽年紀也都不小了,我過幾年也要三十了,要不,來個未婚先孕逼婚?” 我:“……泥垢了。逼個毛線婚,我隻是覺得我還小,又沒說不願意嫁。” “那你願意生孩子?以前你不是說生孩子多麽多麽的不好,會有這樣那樣的後遺症,我記得你那十幾歲的時候還下過決心以後絕對不生的。” “此一時彼一時知道嗎?”我沒好氣的懟他,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我是覺得生孩子很痛苦,可那得看為誰。要是為了你,我還是願意的。” 二百五十一: 半夜睡著覺,我迷迷糊糊感覺到有隻手在我身上作妖,我勉強睜開眼,轉過身微惱:“幹什麽?不睡覺犯什麽病?” 陳梓明笑了笑,掐住我下巴:“你這起床氣什麽時候能改改?” 我瞪他,伸腳踢他一下,不重,問:“到底幹嘛?” 陳梓明貼上來,我順勢就靠在他肩頭,然後聽他說:“沒什麽,就是夢見你了,睜眼一看還是你。”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