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廠有位爺

第1章 孽障(1/3)

    暮冬時節,北風淒淒。

    位於佟府後方的小院裏,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這雪夜的沉寂。

    行蹤鬼祟的綠衣少女來到門前,在確定四下無人後方才輕輕扣響了木門,“小小小……小姐,是……是我。”

    漆黑的屋子裏有了響動,少傾,門後傳來一道清冷語聲,“阿綠?”

    “是是是我小姐,奴……奴奴婢給您送吃的來。”結巴丫鬟悄悄靠過來。

    木門在裏麵拉了一下,開了半掌寬的縫兒。

    雪光下,伸出來的那隻手潔白如玉,平靜接過阿綠遞來的兩個熱饅頭,“佟元怎麽樣了?”

    “好像不大好。”阿綠垂下眼眸,臉上有些哀傷,“小小小姐,這回您可要長長長……長記性了,奴奴奴……奴婢早就告訴您佳惠小姐不不不……不是好人,您偏要跟她玩,出了事她就知道裝病,把髒水往您身上潑。”

    不遠處火光隱現,有腳步聲漸漸逼近,阿綠一驚,忙道:“有人來了,奴奴奴……”

    眼見一隻腳已踏進門來,阿綠來不及說完話,就從旁邊遛了。

    秋嬤嬤帶著三四個人進了小院,厲聲吩咐下人打開房門,“把門打開。”

    佟裳拖著病體,還未回到角落裏秋嬤嬤的人就進來了,於是順手將手上的饅頭塞進了柴堆裏。

    三四隻燈籠光將柴房照得通明,佟裳穿著一身單衣蜷縮在稻草上,凍得唇色發白,看上去有些可憐。

    秋嬤嬤料著她是因為闖了大禍心裏害怕,有意嚇唬她道:“大小姐,佟元少爺到現在都還沒醒過來,佳惠小姐那邊又高燒不退,當時就你們三人在場,老夫人從咱們嘴裏問不出個所以然來,這會急得什麽似的,她老人家讓奴婢接您過去問話呢。”

    佟家大小姐是出了名的有胸無腦,一嚇就六神無主,要是平常,她聽到老夫人要問話,早就急得跳腳了,可今天這佟大小姐卻出奇的冷靜,聞言也不過哦了一聲,隨即站起身來,“走吧。”

    秋嬤嬤驚奇地看著她,難道是自己話說得不到位,“大小姐,奴婢剛才說老夫人叫你過去問話呢。”

    佟裳又冷又餓,被她的嗓門一震更覺煩了,蹙了眉道:“我聽的見,用不著這麽大聲。”

    秋嬤嬤被她突然的氣勢嚇到,心虛地道:“奴婢看你沒反應,以為……”

    “以為什麽,以為我聾了?”

    秋嬤嬤被她白了一眼,也不敢頂嘴,眼見佟裳出了門,也便跟了上去。

    此刻,上房一側的偏廳裏燒著地龍,四下裏暖融融的,一個衣飾華麗的老婦人坐在雕花榻上,臉色陰沉可怖,旁邊站著的幾個仆婦也都低垂著頭,氣氛有些緊張。

    王氏上前兩步勸慰道:“老夫人,大小姐也是好意,她聽說元少爺的病被冰水一激就好了,這才做了糊塗事。”

    佟老夫人不聽還好,一聽這話氣得臉色紫脹,立時就要跳腳,“蠢才蠢才,我佟家出了四代太醫院院使,她就算不通醫理,在家裏多少也能熏陶一點,她叔父,她爹都是現成的禦醫,可她竟然去聽信江湖郎中的鬼話,把我的元兒往冰水裏推,這樣的腦子簡直有辱門楣。”

    王氏用帕子掖了掖鼻子,緩聲道:“您說得是,唉,隻是可惜了元少爺,我剛才聽說……元少爺就算醒過來,以後怕是也站不起來了,本來腿腳就不好,這下病情又加重了。”

    “你說什麽?”佟老夫人聞言差點暈了過去。

    王氏連忙過去摻扶,“老夫人,您別動氣,都怪我這個做媳婦的不該多嘴,可這麽大的事我實在不敢瞞您,元少爺必竟是正房嫡出,老爺信任我,才叫我打理家事,如今出了這麽大的事我也難辭其咎,若老爺怪罪下來,我自是不敢有半點推托的,隻是我萬萬沒想到會是大小姐害元少爺。”

    王氏見老夫人臉色不好,忙道:“還站著做什麽?快去吊參湯來,沒看見老夫人不舒服嗎?”

    佟老夫人被她扶著靠到軟枕上,略略順過氣來,“老爺呢?”

    王氏道:“已經讓人去宮裏催請了。”

    老夫人點頭,“那孽障呢?”

    王氏避重就輕地道:“我剛才已經叫秋嬤嬤去領她來了,這會應該快到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