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第1章

?夜涼如水。 血色的手術台,戴著口罩的老護士,西裝革履滿麵橫肉站在病床邊的保鏢。 手術燈“噔”的亮起來,晃的病床上的人眼眸瞳孔放大,她在喊“黎禹宸,黎禹宸”! 病房門口有高跟鞋的聲音,對方的臉看不清,隻是聲線很清晰的鑽到耳朵裏:“把人處理乾淨,直接扔了。” 不,不要,她的孩子! 護士在打針,針管外被她推出一絲血漬,保鏢緊緊摁著她的手。 “好孩子,別鬧了。”老護士飽經滄桑的視線冷漠的落下來,聲線緩慢:“這是為你好——” 不啊,禹沉怎麽會,怎麽會這樣對她?禹沉—— 針頭壓下來! “啊!” 飛機上,正在下飛機的人側目看過來。 “小姐?”空姐溫柔的推她的肩膀:“您怎麽了?小姐?” 白筎嫣從噩夢中驚醒。 空姐溫柔的在她耳邊講話:“飛機已經降落了,您需不需要一杯溫水?” 白筎嫣有一瞬間的錯愕,記憶裏還是那些深淵和血腥,動搖她的心神。 恍惚間,一抬頭就是空姐溫柔的笑容,窗外事藍天白雲,明媚春光。 “不用了,謝謝。” 白筎嫣起身,揉了揉額頭,想起六年前的事情,就覺得渾身發麻,那幾乎是她一輩子的夢魔,下飛機都沒有多少力氣,人群熙熙攘攘,她找了片刻,終於找到接機的人。 “少夫人好。” 司機等待已久,為她拉開門。 白筎嫣原本蒼白的臉色又白了幾分,搖頭:“叫我白醫生吧。” 一路無話,司機送她到一家醫院門口,轉身對白筎嫣點頭:“少夫人,一路小心,還有,今晚我要將您的行程通報給先生。” 頓了頓,司機補充:“您私自回來,已經很讓我為難了。” 白筎嫣頓了一下,眼眸掃過,輕笑了一聲,點頭:“好。” 一路上樓,熟悉的地方,讓她下意識壓慢步調,直奔著六樓校長辦公室而去——六年前,她還是這裡一個小實習生呢,連打針都找不到脈搏,總是弄錯,當初趙院長可沒少為她費心思。 她想著,忍不住輕笑一聲,卻在下一秒,突然有一人從身後狠狠拽過她的手臂,一隻手死死鉗製她的下巴,強迫她抬頭,狠狠撞進了一個人的胸膛裏! “白筎嫣?” 對方摁著她肩膀,幾乎咬牙切齒。 “黎禹宸?” 幾年未曾在吐出的名字,幾乎一瞬間就從喉口逼出來,一見到他,白筎嫣後知後覺的被震在原地。 怎麽,怎麽會遇見他? 她眼前的人身姿挺拔,一身西裝器宇軒昂,墨色的眼底縈繞著一片冷意,短短幾秒眼眸就變得赤紅,手骨緊緊掐著她的手臂,一字一頓:“還知道回來?” 白筎嫣掙不開他,隻能抬眸望著他:“黎先生,請您鬆手。” 很快,白筎嫣就意識到不對了,黎禹宸雙眼越來越紅,呼吸也很緊促,連臉色都不對,根據一名醫生的職業來看,黎禹宸這是—— “砰”的一聲,黎禹宸踹開一間辦公室的門,帶著白筎嫣的腰就往裡走,隨手把門反鎖,直接把白筎嫣砸在了辦公桌上! 他被人下了春藥了? “黎禹宸你要做什麽?這是醫院,你可以去找護士拿葯——啊!” 白筎嫣被他壓在辦公桌上,文件散落了一地,他眼眸發紅,狠狠地撕扯開她的裙擺!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