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婚欲睡︰顧少,輕一點

正文 第1270章 我不怕

    安琪瞟了一眼,移開眼神,她看向楚簡。



    



    楚簡也看了他們一眼,移開眼神後,和安琪對視了一眼。



    



    兩個人都臉紅了。



    



    項上聿滿足了,才松開穆婉。



    



    她其實覺得挺害羞的,看向窗外。



    



    不一會,就到湖邊小院了。



    



    “我今晚睡在這里。”項上聿對著穆婉說道。



    



    穆婉點了點頭。



    



    她也沒有想要趕他走,給他擦藥的時候,她還在想的,人生,很神奇,年初的時候,她對項上聿還恨之入骨,短短幾個月,卻已經對他改觀了。



    



    是邢不霍的拒絕,還是他的情深感動了她。



    



    項上聿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他看了眼,是項明啟的,很簡單的一條短信,“傷的怎麼樣了?”



    



    項上聿揚起嘴角,“發高燒啊,幸虧穆婉及時給了我藥,現在她正在給我上藥,不然,我這條小命就交代在你手里了,歐巴。”



    



    “好好叫。”項明啟發了一條消息過來。



    



    “等下啊,我已經嫁給穆婉了,我要听听她的。”項上聿回道,笑了一聲。



    



    他估計項明啟看到這條短信要跳腳了,立馬又發了一條過去,“爸爸,我親愛的爸爸,我第二愛的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項明啟本來真的要生氣了,看到項上聿的這條短信,氣又笑了,想起了項上聿小時候。



    



    他小時候就調皮,但是總能把大家逗笑。



    



    那個時候,項家逐漸被項問天掌權,其實,他的心里是不舒服的。



    



    雖然知道能力不如項問天,可他畢竟是長子,擔心別人異樣的目光,也擔心被人背後說他不行。



    



    那個時候,上聿還只有六歲,對著他奶聲奶氣地說道︰“爸爸,你不要難過,你現在在乎的,我長大後給你拿回來,不僅女孩是小棉襖,我也是啊。”



    



    棉襖是棉襖,但是長大後,他懷疑是黑心棉。



    



    不過,總歸是自己的兒子,他主動發消息過來,也是消氣了,平和了。



    



    “明天帶著穆婉回家來吃飯。”項明啟說道。



    



    項上聿看到這條短信,高興的坐了起來,朝著穆婉的臉上就親了一下。



    



    “你干嘛呢,還沒有上好藥呢。”穆婉說道。



    



    “我爸爸答應我們在一起了。”項上聿開心地說道,眼楮里面都是晶晶亮的色澤,比星辰更加明媚,好看的,就像是極地的極光一樣。



    



    “他答應我們在一起了?這麼快?”穆婉問道,腦子里有些暈暈的。



    



    “我也沒有想到,我以為他會倔一周的。”項上聿驚喜道,再次在穆婉的臉上親了兩下。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