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王爺的千麵醫妃

終於能大幹一場了(1/5)

    明亮的眸子忽然黯然下來,傅灼灼耷拉下腦袋,特沒自信的說道:“可惜我什麽忙都幫不上。”

    “嗬!”輕笑聲在她頭頂響起,傅灼灼抬起眼皮朝墨離玨睨了眼去:“你笑什麽?”

    “我笑我家小娘子何時變得這般多愁善感,喪失自信了。難道忘記了,若不是你幫我想擒了蒙列,我可是連回京的借口都找不到。”墨離玨目光含笑望著她說道。

    “這是之前,現在回京了……”“不管是之前還是現在,以你的聰明才智怎需擔心這些,況且在我看來,你若是能保護好自己,莫要像在洛城那般魯莽胡來,便是在幫我大忙。”墨離玨打斷她的話說道。

    一時語塞的眨了眨眼,傅灼灼瞅著他,心想反駁,我哪裏魯莽胡來了!

    可轉念再一想,這話還真是心虛的說不出口。隻能垂頭嘀咕道:“好,我會注意的,一定不讓你擔心,讓你分心。”

    劍眉微挑,見她今日這般聽,話墨離玨反倒覺得驚訝,但又不失抓住機會道:“那錢家的事,你便推了吧,省的多了麻煩。”

    “錢家?”傅灼灼抬起頭來,小臉迷惘。

    怎麽突然就說到錢家了?

    倒是墨離玨突然開始認真了,俊臉微繃正色道:“錢家能做到今日地步,其手段絕不可小視,你身懷絕世醫術,放在那兒都是個香窩窩,莫要以為錢十萬與你交情不淺,就能對整個錢家掉以輕心。特別是那錢少卿,莫要看他年紀小,在京城可也是叫得上名的少主,不少官府人都得讓他幾分。”

    “這個我倒是知道,錢少主跟我講過,但是我覺得他不是壞人,至少……”“怎不是壞人,不顧你安危將你強行帶回錢家別院,還關你至此,你以為他隻是為了求醫?”不等傅灼灼解釋完,墨離玨突然激動的站起身來,臉色陰鷙,對錢少卿充滿了敵意。

    與他認識至今,見過他冷臉的模樣,卻沒見過這麽失態的樣子,傅灼灼更加奇怪了,“那照你說,他對我還別有所圖?”

    “那是自然!”墨離玨說的篤定,心下不禁想起熾火傳來的密信,自從錢少卿與她認識,兩人的關係就日漸親密,甚至在大街上還與她執手相視。

    想到那畫麵,墨離玨便覺得心口有股火在蹭蹭的往上冒,偏偏現在,他還不能將她帶到明麵上來,好叫那些覬覦的家夥知難而退。

    這般看不到摸不著,卻又知道無數人在覬覦自己的東西的感覺,還真是叫人難受!

    墨離玨的臉色越發難看,活像是錢家欠了他幾百萬似地。

    傅灼灼終於從他臉上看出點門道來,莫不是……又吃醋了?

    “噗!~”

    “你笑什麽?”這回,輪到墨離玨不解了。

    傅灼灼站起身來,嘴角含笑俏皮的眨了眨眼道:“沒什麽呀,我突然覺得你說的對!”

    墨離玨還是狐疑的皺著眉,仿佛在問,是這樣嗎?然,他還沒確定答案,一個身影已經落到了石亭外,單膝跪下到:“主子!”

    來人正是蔚藍。

    “蔚藍!”看到他,傅灼灼叫道。

    “小神醫!”蔚藍拱手對她行禮,而後又看著墨離玨道:“主子,時辰差不多了,若不趕回去,怕是會引人懷疑。”

    墨離玨看他一眼,眉頭皺的更緊了些。

    傅灼灼看看他,再看了眼蔚藍。雖然她也想再和他多待會兒,可是想到他現在的處境尷尬,便開口道:“你去吧,我也該下山去了。”

    “你何時回傅家?”墨離玨忽然看著她問。

    “後天子歸入學後,我也該起程進京了。”傅灼灼說。

    “萬事小心,若有什麽事,讓白雪裳聯係我。”墨離玨深深凝視她一眼,囑咐說道。

    含笑點了點頭,傅灼灼也道:“你也是。”

    “主子,該走了。”墨離玨回京第一次辦事,先不說這事最後能不能辦好,但中途若被人發現什麽,定不是什麽好事,所以蔚藍不得不再催促道。

    “讓人送灼灼回去。”從傅灼灼身上收回目光,墨離玨轉身離去的同時交待說道。

    蔚藍額首。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