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甜又暖小農婦

第255章 醉翁之意(1/2)

    一邊的肖夫人有些尷尬,趕緊行禮回答:“是的老夫人,這位就是安州賦稅最多的佟掌櫃,昨得到嘉獎的人。”

    “以前是做什麽的?學過什麽書?琴棋書畫都懂得什麽?對了,今年多大了,成親多久了?”老夫人看她的眼神就如同看一件劣質的瓷器一樣,眼神中滲透著某種嫌棄。

    “民婦……”

    “民婦什麽民婦?”老夫人聽見此話就來氣,馮宇辰什麽身份,她還民婦,這點事都沒想過嗎?就她這樣的,還能做皇子妃?真是方夜譚!

    “老夫人,我不是民婦是什麽?我家相公也不是當官的也未曾考取過功名,隻是一個商戶,我自然是民婦了。”

    佟舞雖然有了心理準備,但是還是被氣到了,這些人真是什麽事都能找出毛刺。

    “哼!誤人子弟的東西!”老夫人明知馮宇辰現在的身份還不能公開,但是開始冷哼了一聲。

    “……”佟舞聽見此話,也不行禮了,也不回話了,就站在那,眼神看著傍邊,連正眼都不給這老太太,你瞧不起我,我還瞧不起你呢。

    一邊的肖夫人看見此景,伸手拽了拽她,她一把甩開,繼續站在那。

    老夫人看見此景,氣的咬牙切齒,一邊的老媽子看見此景開口吼道:“大膽刁民,竟敢對我家夫人不敬,來人,給我給我……”

    佟舞冷眼回頭看著那老媽子,她倒想看看,他們想怎樣?

    果然,那老媽子喊了兩句之後,什麽都沒敢,就算這個女人配不上那人,也不是她一個下人敢處置的。

    “老夫人?”老媽子回頭輕聲道:“她還沒回話呢?”

    “,讓你你就,怎麽誰還憋屈你了不成?”安老夫人拍了拍桌子,臉色難看。

    “民婦……”佟舞彎了彎腿,行了個禮:“山水村人士,今年十七歲,沒學過什麽書,隻是認字,琴棋書畫更是樣樣不通,去年七月份成的親,相公是山水村馮宇辰。”

    佟舞開口回答,態度不是很好。

    一邊的肖夫人額頭的汗水都流下來了,雖然知道佟舞有點個性,可是沒想到她如此不拘一格。

    安家老太太聽見此話,眉頭皺的更緊了:“你家中還有何人?有沒有考過功名,在朝為官的?”

    “家中父母健在,都是農戶人家,家中親戚沒有在場為官的,祖上八輩也沒迎…”

    佟舞完,嘴角扯了一下,心中好笑,不知道今佟家祖墳會不會冒煙,她嫁了個皇子,現在正在接受審問,祖宗八輩都要被挖出來了。

    “咳咳,咳咳……”老太太聽見此話被氣的不邪既然是個白丁,就給我跪下,連個功名利祿都沒有,還敢在這給我使臉色,你,你剛才什麽態度,你冷笑什麽?”

    老太太吼了起來,身邊的兩個婆子就要衝了過來,勢有佟舞不下跪她們就要打斷腿的架勢。

    佟舞看著周圍的一切,冷聲道:“老夫人,我若是跪你就是抗旨,我若不跪,你又要讓人把我打跪下,你看我到底是跪還是不跪呢?”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