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甜又暖小農婦

第253章 坦白一切(2/2)

    雖然她知道他的父母是京城人事,通過今的事也能猜到他的身世沒準跟這個安國侯老爺子有關,可是卻不知道他的父親竟然是當今皇上,母親是前皇後慶安皇後。

    而他就是十八年前消失的三皇子軒轅禦,是當今皇上日日夜夜心心念念的三皇子。

    定國將軍安國侯便是他的外祖父,今在皇宮裏,他之所以了那麽多話還讓他把酒都喝光了,就是想要逼他留在京城。

    本來他是不同意的,之前也明確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場,安老爺子無奈,才想了這樣一個法子,想要引起皇上的主意,如果皇上知道他的存在,那麽他是無論如何都走不掉的。

    可是沒想到,馮宇辰在喝酒的時候喝的很慢,又用衣袖遮擋了自己的容貌,皇上根本就沒看清他的樣貌,所以也定算是錯過了一些其他的情節。

    “十八年前,京北祭台慘案改變了我的命運……”馮宇辰臉色冰冷,手指燥熱,緊緊的抓著佟舞:

    “當年在京城西北祭台,皇上帶著皇後和剛剛被封為太子的我去往祭台祭祀地。

    卻不想突然有一隊外族人衝進了祭祀現場,大開殺戒,我母親為了保護我當場死亡,我被人劫持,之後不知怎麽就落入了山水村馮貴的手鄭

    那時候我才兩歲,除了火光和叫喊聲,我什麽都記不得了,之後是我師傅太無道長找到了我,教我武功,曆法,琴棋書畫,國務政史……

    直到我十六歲那年,他才告訴我我真正的身份和當年發生的事……”

    “太無道長是安國侯的人?”佟舞開口問道。

    “嗯!是……”馮宇辰點零頭。

    “當時時機不成熟,我身上的有利證據也被馮貴給了馮二清,而馮二清也離開了山水村,再就算是我有證據證明我是皇子,也不可能安全到達京城。

    所以師傅就將這件事壓了下來,讓我等待時機。

    期間皇上曾經五次調查此事,調查的結果一變再變,從之前的外族入侵到政變最後竟然變成了宮變,這其中隱藏的線索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難調查,直到現在,依舊是個懸案。

    這十幾年,皇上一直未立太子,直到去年,大皇子被害之後,他才按照長幼尊卑的順序,立了二皇子統輩為太子。

    本來我進京的時機還是不成熟的,但是皇上一張嘉獎宴請請柬,將你和我推到了這步,然後安國侯就認為不能再等了,所以就變成了現在這樣……”

    “所以我們回不去了是嗎?”佟舞伸手抱住他,微微的歎了口氣:“我相公好難呀!”

    馮宇辰本來也有些哀怨,可是聽她這樣完,卻笑了起來“我娘子也挺難,嫁個相公還要遭遇這種事。”

    “沒呀,我挺美的,我相公可是白馬王子呢,誰能想得到,我一個泥腿子竟然嫁的人是個皇子?這事若是傳到南州城,非得爆炸了不可……”她笑了起來。

本章已閱讀完畢(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