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福女嬌寵日常

第716章 大頭提菜刀砍人

大頭眼神沉沉的,林安安回頭看去,正好看見孩子眼中的狠意。 林安安心頭一跳。 等練完舞步以後,那老婦人趾高氣昂的走出門檻,突然腳下一滑,整個人摔趴在地。 大頭手裏提著捕衝出來,朝著老婦人就要砍去。 林安安:“……” 突然有些明白,以前秦三郎看到自己提著捕出去砍人時候的心情了。 林安安忙上前將大頭手裏的捕奪去,對他搖搖頭, 大頭氣呼呼的,趁著那老婦人沒站起來,衝過去就踩在老婦饒背上,用力的踩了好幾腳,然後跑遠了。 “混蛋子!”老婦人扶著腰站起來,大吼起來:“別讓老娘抓住你!” 老婦人冷下眼神看向林安安,“你是罪人之後,應當有你的自覺,你這一生都必須為你母親贖罪,為苗疆族人付出一切!” 林安安手裏的捕淩空揮了揮,目光也是不善起來,“我敬你是長輩,聽你和我娘還有點血緣關係,我似乎還要叫你一聲姨婆,到目前為止,也沒有對你做過什麽過激的舉動。大頭那孩子,像我,他孩子難以控製情緒,我比他能控製一些,可不代表不會有爆發的一。” 一刀下去,柚子被切成了兩半,柚子紅色的汁水噴出來,仿佛鮮血噴出。 “我這人,很喜歡砍腦袋,就喜歡見那血淋淋,腦袋開花的場麵,不知你是不是想要試試看?” 老婦人下意識的後退幾步,但很快又抬頭挺胸,眼中滿是譏嘲:“你都被抓到苗疆來了,還能起什麽風浪!你的力氣雖然大,但比起我,可是的很。不會武功,不會輕功,沒有內力!廢物一個,還想要威脅老娘,我看我是對你太好了!明日開始,訓練加倍!” 老婦人扶著腰走遠了,大頭躲在拐角處,見她走了,這才跑回來,氣呼呼的看著林安安,眼中滿是控訴。 他都已經成功將那個自命清高,欺負師娘的壞老太婆給弄倒了,隻要一刀下去,攻其不備,人頭落地,她力氣再大,武功再高,又有什麽用! 林安安摸了摸大頭的頭,目光深了深,“還不能鬧事。” “我不明白,為什麽師娘要忍受他們欺負我們!給我們吃蟲子,還逼迫你練舞,那種舞蹈應該是祭的舞蹈,難道以後他們會逼迫著師娘每都跳這舞蹈?” “有時候,衝動不能解決一切,會帶來不好的後患,就如同當時你一衝動,殺了所有人,沒想過他們死後,若你爹沒死,你如何麵對你爹,才會變成現在你不敢去見你爹的尷尬局麵。” “誰讓他裝死。我是以為他死了,才破罐子破摔,全都毒死的。” “大頭,還記得那個女人對我的嗎?” 大頭皺起眉頭,恍惚間記得,來到苗疆,師娘不願出門,更是敵視苗疆聖女苗目,可苗目突然了一句:“身體不在了,但靈魂不一定不在了,這個道理,你應該比我明白。” 此話的時候,她的目光,更是深意的落在林安安的脖子處,似乎透過衣服,能夠看清楚她衣服裏麵佩戴著什麽。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