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睡成癮:邪性總裁太難纏

第1章 報複(1/2)

    “遠帆,我不行了……啊……”

    “小妖精,現在說不行了?嗯?”

    又是新的一輪攻勢開始,喬詩語強忍住胸口想要嘔吐的欲望,按掉了監控設備。

    這就是她的丈夫,結婚三年,從來不碰她。卻在外麵花天酒地,聲色犬馬。

    門口傳來砸門的聲音,婆婆王書蘭又在外麵叫囂。“你又躲在房間裏做什麽?遠帆不在家,你想造反了是不是?結婚三年,你連個蛋都下不出來,你還有理了?還不出來做飯?想餓死我嗎?”

    嗬嗬,生孩子又不是一個人的事,難道要我單細胞繁殖不成?

    喬詩語強忍住反胃感,拉開門去了廚房。

    這就是她的家庭婦女生涯,自從到了莫家她放棄了獨立自主的工作機會,放棄了自己的一切。以為隻要她努力了,付出了,總會得到莫遠帆的心。可現在看來,她放棄了所有,得到的不過是他們全家的厭惡。

    她心裏的苦,又有誰來在乎?

    “啊!喬詩語,你是不是瘋了?叫你做菜,你在菜裏摻血要惡心死我嗎?”

    耳邊又傳來王書蘭的聒噪,喬詩語這才發現她竟然切到了手指,可是她卻半點也感覺不到疼。

    看著那鮮紅的血液,和婆婆忌憚的樣子,讓她心裏僅存的那點叛逆的因子猛然叫囂起來。

    夜,深沉。

    狹窄汙穢的街道上,喬詩語神情麻木的往前走。心裏卻澎湃著一股即將得到釋放的快感。

    這裏是整個容城最底層的貧民區,因為正在開發,到處都是破敗的廢墟。

    但正因為如此,也是更多下層乞丐和酒鬼密集的地方。莫家不待見她,卻又不肯讓她離婚,那麽她就惡心她們一回。

    今晚,她就要找一個最汙穢醜陋的人交出自己的第一次。

    “嗯……”

    角落裏傳來呻吟聲,喬詩語大著膽子走過去。

    昏黃的路燈下,一個男人正躺在那裏。身上的衣物都被血跡沾滿了,完全看不出本來的麵貌。

    這一帶打架鬥毆很厲害,這肯定也是一個小混混。

    咬了咬牙,喬詩語伸手解開了男人的衣扣。一顆,兩顆,她能感覺到自己的心髒在猛烈的跳動。

    男人堅實的胸膛已經袒露出來,帶著涼意,觸碰的喬詩語的肌膚上,每一寸都是戰栗。

    最後一顆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了微弱的嗬斥,“你幹什麽?”

    喬詩語渾身一震,男人睜開的眼睛瞪著她,如同鷹眸般犀利。有那麽一瞬間,喬詩語竟然生出了想要逃走的欲望。但是想到莫家人吃了蒼蠅的樣子,她還是忍住了。

    “你說呢?”柔弱無骨的雙手索性解開了最後一粒扣子,慢慢的伸進了男人的胸膛,在他的胸口旋轉,打圈。

    放肆的動作,讓男人渾身緊繃起來。喬詩語褪去了兩人之間的最後一道屏障,整個人貼了上去。

    女性獨有的馨香和柔軟,仿佛一隻帶著魔力的觸手,抓住了男人的四肢百骸。看著她青澀的動作,男人再也忍不住,翻身而起,“女人,是你自找的。”

    最後衝破障礙的瞬間,一滴眼淚從喬詩語的眼角滑落。本來還瘋狂的男人,突然停了下來。

    輕輕吻掉了女人的淚珠,他耐心的握住了她的手,帶著她攀上了頂峰。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