燧靈記

第兩千零六十一章 落入陷阱2(1/2)

    麵對安馨和南宮翎驟然升起,卻隱而不發的怒氣,宣燁平靜地笑了:“怎麽?舍不得給我療傷?你們還不相信我死了,你們出不去?”

    自然是不相信的。

    安馨對南宮翎傳音道:“你背後的陣法還能打開嗎?”

    南宮翎沒有瞞安馨,“需要仔細探查,找出其中的生門......”

    沒等南宮翎完話,悅然亭中忽然出現一個女子的輕笑聲,宣燁保持著伸出左手的坐姿,從石凳上突然向後飛起,飛向南邊兩根柱子之間的空擋。

    宣燁短促地驚叫一聲,然後在空中重重地悶哼一聲,身體猛地撞到無形的屏障,整個人驟然變得軟綿綿,他失重般無聲地往下跌落,“啪”一聲砸到木頭地板上,沒有了聲息。

    鮮血從宣燁的額頭上流淌出來,他側著臉彎著腿蜷縮著身體,一雙手被側壓在道袍下,身形怪異地躺在地上,完全是一副猝不及防,被人偷襲得手昏迷不醒的模樣。

    安馨和南宮翎迅速變幻身形,兩人背靠背側頭掃視亭中,警惕地等待著攻擊來臨。

    輕笑聲再度響起,預料中的攻擊沒有到來,隻聽一個銀鈴般的女子的聲音,歡喜地在悅然亭中回蕩:“一個凡人反了了,膽敢威脅仙門弟子!”

    “本尊等了三千年,終於等到有後輩來傳承衣缽,我怎麽舍得讓你們被凡人欺負?!這些沒人管教的走狗,連上下尊卑都不懂了。”

    “你們再晚來個三五年,本尊的這一絲殘魂消散,真要可惜了本尊疼惜後輩的一番苦心。你們倆過來,讓本尊看看你們修行到了何等境界?”

    安馨和南宮翎都沒有動。

    有過安馨在飛緣樓被先輩大能的殘魂奪舍的經曆,他們倆怎麽可能會隨隨便便地送上門去?更何況,他們無法準確判斷出女子的聲音從何處響起,對方是敵是友還難以判斷。

    那清脆的親笑聲稍微一頓,仿佛忍俊不禁般“格格”笑起來:“哎呦,還真是警惕得很呢!你們進到了這裏,我若是想要你們的性命易如反掌。”

    這一回,女子的聲音剛一落,在安馨和南宮翎側對的,正東方的兩根亭柱中間,憑空出現了一個淺淡的女子身影。

    那女子的虛影身穿輕薄的白色道袍,披散著長長的頭發,飄搖若仙地迎著風,隻能模糊分辨的三分容貌,看上去也像是個絕代佳人。

    安馨和南宮翎保持著警惕,依然沒有動。

    那虛影居高臨下,低頭掃視下方的兩人,身影稍微頓了頓,然後不滿地斥責道:“如今的輩都不講禮數了嗎?見到先輩連行禮都不會了?”

    南宮翎輕哼一聲,“連麵目都沒有的一絲殘魂,竟敢妄稱先輩,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你要是拿不出你是問鼎門先輩的證據,休怪我們不問青紅皂白,痛下殺手讓你無法再裝神弄鬼。”

    那虛影再度頓了頓,仿佛難以置信般冷哼一聲,輕描淡寫地對著南宮翎和安馨一揮手,悅然亭中忽然爆發出巨大的威壓,劈頭蓋腦地向著南宮翎和安馨壓迫而來。

    麵對驟然降臨的威壓,南宮翎還能筆直地站立,昂然抬頭抵禦,安馨卻自覺兩腿打顫,有忍不住跪倒在地的感覺。

    她飛快地提起所有的靈氣,咬緊牙關勉強支撐著站在原地。

    南宮翎飛快地提起靈氣,撐開防護陣法護住安馨和自己,他低聲對安馨傳音道:“你別怕!”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