燧靈記

第兩千零五十四章 最不喜歡被威脅(1/2)

    南宮翎不假思索地道:“這國師府能在不留山下存留三千年,一直不曾斷絕香火,我以為跟問鼎門有脫不開的關係。”

    “各種可能性太多了。”

    “其中最糟心的可能是,有神仙大能提前給自己留下了後路......跟飛雲門的飛緣樓一樣,正在等待機緣奪舍複活。”

    啥?

    安馨的眉心忽然跳起來,又來一個飛緣樓?這國師府中也有飛緣樓一般密地,是那個藏寶塔?糟了,他們兩人剛剛踏進仙門的人,冒險進了這國師府,豈不是自投羅網?

    令牌!

    安馨的大抓手向著宣燁抓去,她緊緊地捏住宣燁的脖子,冰冷地問道:“通往悅然亭的令牌呢?”

    宣燁短促地驚叫一聲,引來藏在暗處的國師府門徒現身出來,紛紛拔劍出鞘,為首一人對著安馨大聲喝叫道:“放開國師!”

    宣燁高舉兩手對著全副武裝的國師府的門徒,急切地搖晃著雙手阻止道:“退下!不得對兩位仙尊無理!!”

    為首之人,毫不猶豫地收劍回鞘,大手一揮下令道:“退!”

    一聲令下,國師府的門徒,以令人驚訝的速度退走,一下子隱沒進了路旁的陣法中,不見了身影。

    宣燁的雙手向著腰間落下,他掙紮著撤下腰間的一塊帶著竹節,又好似的金石般質地的細長牌子,無聲地捧著牌子向前伸出了手。

    安馨放開宣燁,用大抓手抓著令牌,在空中緩緩地翻動著細看。

    隻見令牌毫無花俏之處,兩指寬的令牌上確實有一個竹節樣的痕跡,整個令牌卻是光滑無比,顯然經常被人握在手中把玩。

    倒像是真的。

    “咳咳咳!”宣燁彎下腰,兩手撐住雙腿的膝蓋,猛烈地咳嗽起來。

    他等著平緩了呼吸,一邊抬手擦拭嘴邊的血跡,一邊忍不住低聲抱怨道:“何須動手?”

    “仙尊想要什麽,盡管開口到來,宣某無有不從,何必讓宣某白白受苦?好叫仙尊知曉,仙尊拿去了令牌也需要宣某帶路,用秘法逐一解開陣法,仙尊才能如願以償。”

    “都卸磨殺驢,仙尊暫時還動不得宣某,不信請取走我性命,且看我的是不是實話。”

    “還有,國師府的門徒忠心耿耿,宣某甘願舍命護著他們,仙尊若是敢動他們一根毫毛,宣某情願......”

    宣燁威脅的聲音未落,先前那個為首的門徒,哀叫著從陣法中淩空落下,“砰”一聲跌落在他的麵前,圓睜著一雙死不瞑目的眼睛,就在他的麵前吐出了最後一口氣。

    南宮翎淡漠的聲音響起來:“本尊最不喜歡被人威脅。國師想要跟本尊什麽?”

    宣燁一口氣堵在胸口中,上不來下不去,他“咳咳咳”地再次彎下腰,猛烈地咳嗽起來。

    待他終於平息了咳嗽,他用雙手撐在膝蓋上,無奈地沉痛道:“米粒之光如何與日月爭輝?”

    “還請仙尊息怒,原諒宣某不識時務。”

    “宣某發誓仙尊但有所問,必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不,不用仙尊相問,但凡是我知曉的,我逐一跟仙尊仔細來,但求仙尊不要在遷怒於旁人。”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