燧靈記

第兩千零五十三章 還有多少秘密?(1/2)

    宣燁失落的語氣中有了秋風般的蕭瑟,“也是我成了國師之後,在陣法邊緣增添療火,新增了人手日夜巡查陣法,防止門徒誤入禁區,國師府才沒有每年需要額外補充人手。”

    宣燁歎息一聲,自覺地收斂了情緒,伸出右手配合著左手,兩手向下在南北方向中軸線的兩側,攏成一個橢圓,“煉丹房之下是修行和住宿的地方,依照山勢修建,算的上是錯落有致。如今卻被一片湖水和荷花給遮掩住了。”

    宣燁的雙手向著東西兩側伸展開去,苦惱地接著道:“東西兩側原本各有一片極大的藥田,供給國師府煉丹所需。如今東邊的藥田走到近處,還能勉強看見一些,西邊的藥田全都被問鼎門的陣法吞噬,什麽也沒有了。”

    “八年前,我們在東南角的地方發現不明陣法,隻要有活物靠近,必然會中毒而死。國師府被問鼎門大陣吞沒是早晚的事情。”

    宣燁滔滔不絕地了這麽多,始終沒有提到他先前過的,能進去問鼎門尋寶的地方在那裏。

    南宮翎的目光變得銳利起來。

    宣燁的身體猛地顫抖一下,仿佛感受到了南宮翎的殺意,他急切地提議道:“兩位仙尊已經看過地圖,我這就帶你們去煉丹房。”

    “在距離西北方向的煉丹房,大概五十丈的距離,有一個亭子名叫悅然亭。國師府中總共兩百二十三件來曆不明的寶物中,有四十五件都是在悅然亭中被人發現的。”

    “那裏早已被問鼎門陣法覆蓋成為府中禁地,知曉悅然亭的人除了我再無旁人。隻有曆代國師口口相傳,還有一條路可以通到悅然亭。”

    “我的可以去問鼎門尋寶的地方,正是這悅然亭。我曾經有兩次在悅然亭停留的時候,親眼目睹亭外有寶光閃爍,能夠看見有寶劍的虛影在陣法上出現,距離我隻有咫尺之遙。”

    “我篤定,那裏便是整個國師府距離問鼎門最近的地方。我以為,以兩位仙尊之能,機緣巧合之下,定然能進入問鼎門尋寶。”

    “還請兩位仙尊在拿到問鼎門的珍寶之後,放過......”宣燁意有所指地頓了頓,然後沉聲道:“我這就帶兩位仙尊過去。”

    宣燁氣息低微,話卻得很是清楚連貫。他完了話,人卻沒有動。他的提議兩位仙尊要不要接受,他等著聽安馨和南宮翎的吩咐。

    識相了。

    很顯然,他對待南宮翎比對的安馨更加謹慎。

    南宮翎轉頭看了安馨一眼,安馨會意地吩咐道:“先順路去藏丹樓,再去儲藥庫,最後去悅然亭。”

    安馨冷眼瞧見,宣燁的後背不自覺地僵了僵。

    地圖上分明有這兩處,宣燁卻避重就輕,隻字不提。此刻安馨特意提起,宣燁不會不明白,安馨為何要先去藏丹樓和儲藥庫。

    安馨接著道:“我很好奇,國師給惠仁帝的是什麽樣的丹藥,可以保住他的性命?更好奇是你們如何破解去往悅然亭的陣法?”

    這是兩個關鍵性的問題。

    宣燁的肩膀往下塌了塌,他認命地從胸前的內袋中,掏出一個玉瓶和一張紙箋,他半轉身體側身麵對安馨,把手中的兩樣東西攤開在掌心裏。

    他的目光低垂著落在手上的兩樣東西上,低聲順從地道:“這是先國師留下的最後一枚丹藥,也是陛下最近服用的丹藥和丹方。其他的丹方我沒有帶在身上。”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