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家前,她搬空首富庫房去流放

第335章 在城裏大開殺戒(1/2)

    “什麽?今日酉時末?”

    雲皎月驚愕睜大眼睛,她側身望了眼天色,這會兒是申時初。

    離酉時末還有兩個時辰的時間!

    要命的是,秋日本就日短夜長,不用等到酉時末,隻是酉時二刻天就會灰蒙蒙一片。

    “你知道煙花具體被送到哪了嗎?”

    雲皎月瞳孔緊縮,隔著肌膚又用力戳向江靈芸。

    江靈芸嚇得滿頭是汗,一個勁搖頭。

    她哽咽道,“我不知道,雅兒哪會和我說這麽多。”

    “我之所以知道今夜會有屠殺,隻不過是因為她舍不得老爺這個父親。”

    “她怕我不按照她說的話行事,才特地告知我。”

    話畢,祁盛天雙眸布滿血絲,紅著眼睛流露出愧疚之意。

    揪著心搖頭感歎,“雅兒是個好女兒,她還是把我當作她的父親。”

    雲皎月不滿江靈芸為祁雅兒說話,還不等戳破祁盛天美好的自我幻想。

    藺紅英洞幽察微,一針見血道,“老爺,你那位女兒不是舍不得你!”

    “她之所以想留下二房的命,隻是因為她不甘做妾!”

    “她想等青州易主,等你這個父親繼承祁家各房在青州所有的產業!”

    “到時候,她會讓你用祁家在青州千絲萬縷的關係,把控接下來青州的商業走向!”

    “這樣你就能成為她在夫家步步高升的最大底氣!”

    祁長瑾被妻子狠狠潑涼水的行為,給澆了個透心涼!

    沮喪低頭,如果真有這種可能,他繼承了祁家所有的家產。

    他最多隻會高興一兩天,再是想撂挑子不幹。

    他根本就沒有經商的熱情,更惶恐去把控什麽商業走向。

    祁雅兒要是真把他逼到那樣的高度,就是根本不了解他這個父親的性子。

    他們的父女之情,最終還是會逐漸淡薄。

    雲皎月沒什麽心思關注祁盛天寫在臉上的情緒。

    她從地上起身,收回自己的簪子。

    拿帕子擦了擦,在插回發髻和放入袖子間選擇了後者。

    先前擒住江靈芸的婢女驀地問道,“夫人,這個姨娘要怎麽處理?”

    雲皎月抬抬眼皮,“江姨娘是二房的妾室,理當由二嬸娘和二叔處理。”

    祁向磊對此也沒有意見。

    畢竟自家二哥已經知道江靈芸的為虎作倀,由大房和三房處理這個妾室已經沒有意義。

    這回藺紅英沒有推辭,沒撂挑子將事情推到其他兩房身上。

    她英姿颯爽的麵容對著祁盛天,紅唇微啟,“老爺,江姨娘是你抬進來的,她要如何被處置,我聽你的。”

    祁盛天呼吸沉沉,這幾月的富貴生活讓他的麵部輪廓愈加沒有棱角。

    被今日一而再再而三的事件,驚得頭昏腦漲。

    在座椅上緩了很久後,神色複雜道,“算了,打了打了,罵也罵了。”

    “紅英,把她的身契還給她。”

    “讓她帶上自己的東西,出府吧。”

    趕出府,從此眼不見為淨。

    連帶著遠在京都,想做世子妃也好,想做造反後的未來太子妃也罷的祁雅兒。

    都一了百了,就此斷絕關係。

    江靈芸聽到祁盛天的話,得知自己逃過一劫,渾身癱軟坐在地上。

    她這陣子在二房撈了不少首飾。

    要是帶上那些首飾離開青州,足夠她過完這輩子。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
別猶豫,趕緊下載微風小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