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暴君的醫品香妃

第358章 您為何發笑?(1/2)

    寢殿內響動極大,井兒神情驚慌的快步入內,見花脂若撫著腹部癱坐在地上,大驚失色,“主子,您這是怎麽了?”

    羅嬤嬤也被驚動,大步奔了進來,“這是怎麽回事,適才老奴見皇上怒氣衝衝的離去,難不成……”

    剛音未落,見井兒正吃力的攙起花脂若,羅嬤嬤越發急了,顧不得言語,與井兒一左一右將花脂若攙起坐回暖榻上,望著她濕漉漉的衣衫,急聲言道,“井兒,快取衣衫過來,替主子換上……”

    井兒手忙腳亂的取來幹衣,動作極輕的替花脂若解開衣扣,換上衣裳。

    從始至終,花脂若均神情木然的一動不動,任由羅嬤嬤與井兒擺布著。

    “主子,您可還好?”花脂若的神情嚇的井兒手足無措,拖著哭腔輕聲喚道。

    “主子,您若心裏委屈,隻管哭出來便是,切不可憋壞了身子。”羅嬤嬤也連忙輕聲寬慰。

    花脂若空洞的眸子裏沒有一絲光澤,抬起眼簾望著跟前兩位忠仆,嘶啞著言道,“本宮好累……若有可能,本宮想要離開這森森皇城……”

    “主子……”羅嬤嬤聞言,心裏猛的一驚,抬手輕掩在花脂若泛白的雙唇上,下意識的向半開的殿門望去,“主子,慎言。您可是六宮之主,切不可妄言……”

    井兒也機敏的快步前去,探首向外望了望,確定殿外並無外人,方才將寢殿門關了個嚴嚴實實。

    “主子,您切不可胡言亂語,奴婢雖不知道殿內發生了何事,但皇上對您情意極濃,當中定是有所誤會,您切不可再說這種話了……”井兒不知當如何勸慰花脂若,情急之中,跪在暖榻旁抽泣起來。

    花脂若側身躺了下來,將疊在一旁的薄毯胡亂的拉過擁入懷中,傷心的低喃,“若當真是誤會一場,那就讓他繼續誤會下去……比翼雙飛神仙眷侶,都是話本裏誆人的鬼話,本就不可信……身處在皇城裏,更是信不得……”

    ***許是孟貴人的銀子在敬事房起了作用,接連好幾日,顏博堯均召孟貴人伺寢,仍舊每日伺寢後有厚重的賞賜。

    宮裏的風向又變了,朝霞宮偏殿熱鬧非凡,居於正殿的妙嬪卻異常安靜,似乎並無爭寵之意。

    “娘娘,如此下去可怎麽得了,如今偏殿的那位得了寵,宮中之人都跑去巴結她了。今日花房送來許多開的正盛的春蘭,偏殿門前擺了好大一通,咱們正殿卻廖廖幾株,您快想想法子啊!”

    柳兒透過窗欞,望著殿院內的景像,不甘的對妙嬪言道。

    妙嬪挑眉,眸子裏滿是不屑,“急什麽急,偏殿那位是否當真得寵,尚未可知。待本宮會會她再說……”

    “娘娘,您這話什麽意思,奴婢不明白……”柳兒不解的言道。

    “你自是不懂,你去傳孟貴人過來說話。”妙嬪端起剛沏好的碧螺春淺抿一口,神情自若的言道。

    柳兒領命而去……

    不多時,寢殿前傳來細碎的腳步聲,妙嬪坐正身子笑望著緩步麵入的孟貴人。

    打眼看去衣飾光鮮亮麗,但眉宇間卻毫無神采,妙嬪微一撇嘴,似乎看到了多日前的自己,不由得暗自好笑起來。

    “去外麵伺候即可,本宮與妹妹聊聊體己話。”妙嬪對剛端上茶盞的柳兒言道。

    柳兒福了福身,退出殿外,順手掩上了殿門。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