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暴君的醫品香妃

第356章 怎會分不清……(1/2)

    “這幾日,朕未去棲鳳宮,那廂可有消息?”禦書房內,顏博堯將手裏的奏折扔向一旁,沉聲對傅恒詢道。

    “回皇上,棲鳳宮那廂並無任何動靜。老奴命小六子去棲鳳宮打探過,皇後娘娘看著精神挺不錯的,昨日午膳後,還去了聖寧宮小坐了一會兒,看樣子與太後相談甚歡……”

    傅恒小心翼翼的回話。這幾日皇上接連傳召妙嬪伺寢,但性子卻一日較一日暴躁,若說妙嬪伺候的不妥當,卻每日還有賞賜。

    可若說伺候的妥當,為何皇上卻滿臉不快,臉黑的快滴出墨汁了……

    傅恒正在思緒,耳邊卻傳來嘩啦啦雜亂的聲音,抬頭望去,見皇上將禦案上的奏折全數推到了地上,冊頁翻飛撒了一地。

    “皇上,若是乏了,便歇息一下,這些奏折晚些看也可。”傅恒謹慎的言語,輕手輕腳的收撿著地上的奏折。

    顏博堯並未應聲,起身大步向殿外走去,扔下一句話,“不必伺候,朕想一個人走走。”

    傅恒鞠身應下,望著皇上離去的背影,撓了撓頭,繼續收撿起來。

    皇上還是太子的時候,並未見他性子如此怪異,為何登了帝位,性子卻越發暴戾了……

    ***禦花園內,花脂若在井兒的伺候下緩步前行,春意盎然,園子裏百花齊放,陣陣花香撲麵而來。

    井兒開心的言道,“主子,奴婢說的沒錯吧,園子裏的花都開了,好看的緊,若您再整日悶在宮裏,錯過了賞花的好時節,豈不可惜了。”

    花脂若心不在焉的隨手摘了一朵淡藍色的虞美人,在手中把玩著,“的確極美,咱們棲鳳宮的園子裏也種了不少,怎得花開的極少,想來那些奴才們不得法,改日請些懂花的匠人前來打理一番才是。”

    “主子,咱們園子裏的花,今年開春剛種下不久,若想要如禦花園裏這般,恐怕需得等到明年才行。”

    井兒輕笑著言語,抬眸望去,見一名身著碧衣的婢子匆匆而過,遙遙與井兒對視一眼,並未有任何反應,反而加快了離去的步伐。

    “那人好像是孟貴人的貼身婢子,怎得如此不知禮數,明明看見了主子您,卻跑的比兔子還快。”井兒不滿的喃道。

    花脂若抬眸望去,隻看了個模糊的背影,“隨她去。”

    正說話間,敬事房的黃德本迎麵向花脂若走來,“奴才見過皇後娘娘。”

    “平身。”花脂若手拿虞美人,隨意的探手示意,並不打算與他多話。

    井兒卻瞥了一眼黃德本,譏聲言道,“黃公公這幾日往禦書房跑的挺勤的,如此受累,險些閃了老腰才是。”

    “多嘴!”花脂若暗斥了一聲井兒。

    井兒小嘴微撅,不再言語。

    被井兒譏諷,黃德本很是尷尬,自從那日他將妙嬪送到臥龍殿後,皇上便接連三日寵幸妙嬪。宮中無不盛傳,他擅揣皇上心意,懂得投其所好。

    如今被井兒嗆了一鼻子的灰,他自然明白棲鳳宮對他已經生出了不滿。

    “呃……娘娘,老奴職責所在,還望娘娘體恤……”黃德本拭了拭額間的汗漬,低聲言道。

    “婢子的一句戲言,黃公公不必在意,你自去忙便是。”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