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帝君的我成了黑月光

第 182 章 番外三(1/4)

    紫宸殿。

    天樞吃力地抱著一疊高出他頭兩寸的公文從外麵走進來,好不容易放在了白九平日處理政務的案牘上,瞥了眼四周,沒發現帝君的身影,方暗搓搓地問正站在一旁放空無所事事的紅拂:

    “帝君呢?”

    已然有十多日了,也不知帝君和亦淺仙君兩人在鴻蒙境中做什麽,竟能待得這般長久,不會悶嗎?

    翻了個白眼,紅拂拒絕回答這般顯而易見的問題。

    帝君能陪在仙君身邊,高興還來不及,自然不會覺得煩悶。

    再說,若不是顧忌仙君,他老人家是恨不得將仙君永遠關在鴻蒙境,那樣他才覺得安心。

    搓了搓胳膊,暗自為亦淺憂心,仙君那般芝蘭玉樹的高潔人物,怎想不開在帝君這棵老歪脖子樹上吊死。

    天樞瞥了眼紅拂微蹙的眉,心知大多她又在操心亦淺仙君。

    還好意思瞪自己,紅拂也是想不開。

    要知這世間男女大多講究的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就像是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又像是王八綠豆,啊呸!

    反正就是講究你情我願,用不著旁人多指點。

    扯著袖子擦了擦汗,又規矩地站到了案牘的另一側,整了整袖子,天樞剛要說話,就聽見殿外似乎有動靜。

    學著紅拂翻了個巨大的白眼,心想碧璽真人是被遮了心竅不成:

    “碧璽這還是日子過得太輕巧了。”

    “誰說不是呢。”

    紅拂聲音響起,少見的同意了天樞的看法:

    “她這般執拗,也不想想流遊君當初做了什麽!”

    歎了口氣,天樞正要出殿勸誡,就聽紅拂開口:

    “你這般老好人,可碧璽真能聽進去?你昨日那般好言好語好說歹說才把她送走,可今她又來,且陣仗比昨日還盛。”

    頓了頓,瞥了眼天樞麵上有些尷尬,才緩了語氣,輕聲說:

    “她這種人是不撞南牆不回頭,還是待帝君出來解決罷。”

    天樞心知紅拂一向看不上碧璽做派,且碧璽這次著實是越界了。自個雖然好脾氣,但也不是沒脾氣的人,想到昨日碧璽的話裏話外可不好聽,他看了眼再次神哉哉的紅拂,學著她的樣子神遊放空。

    畢竟,誰也沒欠碧璽的不是。

    鴻蒙境。

    亦淺舒服地躺在白九的大腿上眯著眼曬太陽,時不時張開嘴愜意地接住白九送過來的已然剝好皮的葡萄。

    一連吃了十多個,又覺得太甜,於是在白九再次將葡萄送到嘴邊時嫌棄地偏開了頭。

    見狀,白九便及其自然地將葡萄送到了自己嘴裏,然後又拿過一旁的櫻桃喂她吃。

    微微睜眼,看了一眼仿佛沒什麽是做的白九,亦淺含著櫻桃嘴裏含糊不清地問:

    “哥哥就沒公文大事處理?”

    她曾見過送到紫宸殿那一座座小山包般的公文,想起來就令人頭大。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