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帝君的我成了黑月光

第 181 章 番外二(1/3)

    天界。

    白九麵無表情地看著在案牘上已然堆成好幾座小山的公文,雖沒有說話,但周身籠罩的冷氣與不鬱是愈發重了。

    天樞動了動腳,突然覺得手上正捧著的公文如燙手的山芋,讓人恨不得馬上扔了。

    裝作沒有察覺到落在身上那令人倍感壓力的目光,天樞下意識打了個哆嗦,頭垂地愈發低了,然後硬著頭皮在帝君冰冷的目光中將手中如山般沉重的公文放到白九麵前,恭敬開口:

    “帝君,這…這是近日最為緊要的折子,還請帝君過目。”

    “拿走。”

    冰冷沒有溫度的聲音響起。

    “好…啊?”

    天樞下意識服從,但很快意識到帝君話中的意思,原本就要去拿走公文的手瞬間凝固在了案牘上方,他僵笑著側頭。

    案牘前坐著的神袛依舊是那般高高在上,常年含冰無欲無求的臉上雖掩不住其中的絕代風華,但絲毫令人不敢褻瀆。

    這確實是那個不苟言笑、生人勿近、一絲不苟的帝君。

    帝君這是轉了性?

    帝君周身的寒氣更甚了,天樞不敢耽誤,當即利索地拿走了公文,然後恭敬地退了兩步。

    白九沒有再理會這些公文,他驀得起身,向宮門外走去。

    天樞抱著一堆折子既沒地放,又不敢攔著帝君,隻好苦哈哈地跟在白九身後,大膽詢問:

    “帝君才歸位,這般急匆匆又是要去何處?”

    話落,天樞整個人被定在了原地,手中的公文折子稀稀拉拉地落了滿地,隻剩下一句輕飄飄的聲音:

    “引仙台。”

    自白九來到引仙台後,便兢兢業業恪盡職守地作起了一個接引小仙,九重天上的大事小事再不入心也不過目。

    無論仙界何人來勸,他俱皆一副冷冰冰不說話的模樣,隻沒有感情地直直看著對方,直到把那人看地告辭離去。

    於是,他終於在引仙台平靜地住了下來。

    年年歲歲,歲歲年年。

    白九不知他已經接引了多少新飛升的修者,卻一直沒有等到他日思月想的那個人。

    有時候,他也會懷疑地宮中的一切不過是他的黃粱一夢,是他勸慰自己而產生的幻覺,不然,如今快百年過去,那人怎還不回來。

    地宮。

    亦淺一睜眼便對上了白九那雙含露發紅的眸子,其中似乎含著萬語千言,卻又萬分小心翼翼,似乎稍有動作就驚擾了美夢。

    “哥哥。”

    一聲呢喃,將白九從夢中拉到了人間,整個人仿佛是有了著落,又仿佛是還在漂泊,他輕輕地應到: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