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帝君的我成了黑月光

第 178 章 第一百七十七章(1/3)

    時間似乎過去了許久,又像是隻是一瞬,亦淺抬起了頭,用右手胡亂地擦了擦臉頰上的淚,將白九小心地放在了地上躺好,方站起了身。

    走到離白九身體約七尺的距離後,才停下了腳步。

    用雙手又抹了把臉,方才的悲痛已然看不出來,隻剩下深深地麻木。

    在這寂靜的夜中,亦淺身後是被火光染地有些發紅的天,她麵無表情,聲音發冷地問:

    “還不起來嗎?”

    沒有半分溫度的聲音除了亦淺無一活人的廳堂內顯得極為突兀,不知她是在和何人說話,也並沒有任何人回答她。

    而亦淺麵露不耐,再次開口:

    “起來,我耐性不好。”

    那自說自話的模樣,像極了死了心上人的失心瘋。

    在亦淺愈發不耐間,躺在地上的白九如詐屍般驀得睜開了雙眼。

    亦淺似乎早已預料了般,抱臂看著躺在地上的那人慢悠悠地坐起了身子,摸了摸已然不流血的胸口,也不著急站起來,就那樣坐著,像是這樣可以節省氣力。然後,那人抬起頭,露出一抹白九臉上最常見的笑:

    “阿淺。”

    一道靈氣從男人臉側飛過,一縷黑發悠悠地飄了下來,緊接著亦淺冰冷且厭惡的聲音響起:

    “不要用他的臉露出這般惡心的笑,蘅梧。”

    “我雖一直在白九體內昏睡,但自覺這笑和白九先前的並沒有什麽兩樣。”

    依舊沒有起身,白九或者說是蘅梧反倒盤起腿盤坐在了地上,頓了頓,又說到:

    “莫不是仙君心境變了,故這笑也變了。”

    亦淺極為厭惡地看著不遠處的蘅梧,眸光中盡皆殺意,嗤笑道:

    “蘅梧君倒是好手段。”

    蘅梧聞言謙虛地笑了笑:

    “再是好手段,也不是依舊被仙君發現了?”

    察覺到亦淺的眸光越發冰冷,蘅梧愈發得意,有恃無恐地繼續說道:

    “其實某還是不及仙君手段高深,心心相戀的愛人說掏心就掏心,真是幹淨利索毫不拖泥帶水。”

    說完,似乎又帶著可惜遺憾地搖了搖頭:

    “真是可惜了那小友,無論我怎樣給他夢境示警,他還是心甘情願地被仙君掏了心,真是癡情地緊!”

    亦淺的心下當時就是一陣刺痛,但麵上不顯,依舊冰冷地看著蘅梧。

    蘅梧見亦淺竟沒有一絲反應,遺憾地搖了搖頭,又故意說到:

    “其實仙君不若與我一處,我在天界便對仙君一見鍾情,如今在凡塵又碰到仙君,這可是天定的緣分,仙君可要珍惜。”

    說罷,故意用白九平時說話的語氣開口:

    “阿淺,我心悅你!”

    一道比方才要凜冽數倍的劍光劃破了蘅梧的側臉,血珠一滴一滴的落下。

    亦淺當即心中又是一痛,後悔出手過重。這妖人哪怕再令人作嘔,如今終究是披著哥哥的皮子。一遍遍告誡自己要忍耐,但轉眼看見這妖人用哥哥的臉做出本不該出現的表情動作,就立時恨不得剖了他的皮!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