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帝君的我成了黑月光

第 176 章 第一百七十五章(1/3)

    終南山上,熟悉的羊腸小路,雖有白九陪伴,亦淺依舊走得小心翼翼,生怕一步行差踏錯,再被什麽網網到,然後再被電地皮開肉綻。

    畢竟,亦淺對當初的紫電網至今想來仍心有餘悸。

    白九見她一步三停,好笑地停了下來,看她:

    “就這麽記憶深刻?”

    “簡直刻苦銘心。”

    見白九停下,亦淺當即也停了步子,用手在臉頰處扇了扇風,又擦了擦額間的汗,抬起那有些粉撲撲的小臉,忍不住抱怨到:

    “哥哥我們直接飛上去不好嗎?寶葫蘆呢?”

    左右拉扯白九那寬大的袖子,就剩差點伸手進去掏了。

    白九抓住亦淺亂摸的小手,額間跳了跳,方開口解釋:

    “終南山上不可用飛行法寶,任你法力通天,也得一步一步走上去。”

    插腰望了眼不知何時是頭的小道,亦淺隻覺腦袋發暈,就想破口大罵,但入鄉隨俗,她還能將人家祖傳的規矩改了不成。

    慢著,祖傳?

    亦淺驀得伸手一把拉住白九的衣擺,那架勢似是要把白九的褲子拉掉。

    白九被拉地猝不及防,向來淡定的臉上劃過一道窘迫,他立時拍掉亦淺的手指,將衣服向上拉了拉,正整理著腰帶,就聽見亦淺大逆不道的聲音響起:

    “天樞門的開山祖師都被哥哥捅了個魂飛魄散,他定下的條例如何還要遵從?”

    “不學無術。”

    用指尖推了推亦淺的腦門,白九正色反問:

    “誰說這條例是蘅梧定下的?”

    “既不是他,豈不正好…”

    話還未說完,就在白九看不成器般痛惜目光中閉上了嘴。

    “終南山曾作為天柱,是神仙上神修習的場所,這是上古傳下的條例。”

    “我怎不知…”

    亦淺識相地閉上了嘴,畢竟識時務者為俊傑。

    在亦淺斷斷續續的抱怨中,兩人終於爬到了山頂。

    當即一屁股坐到山門旁一極大圓潤的石頭上,亦淺揉著發酸發脹的小腿,又蹬掉鞋子,正要查看腳上有無起泡。

    好些時日都沒走這般多的路了。

    手下動作著,一邊待喘勻了氣,方擺了擺手:

    “不…不成了,我走不動了。”

    瞥了眼亦淺的後方,白九輕咳一聲,微微上前一步遮擋住了亦淺露出來的白嫩玉足,又好言勸到:

    “阿淺,我覺得你還是站起來好。”

    頓了頓又加了句:

    “把,把鞋襪穿好。”

    “我站不起來了…”

    拖長的撒嬌聲。

    說完,亦淺還伸長腳湊到白九跟前讓他去看自己新長的水泡。

    白九急忙接住,又慌張地拿起一旁的白襪為其套上,看著那仿佛再動一下再多走一步路就會要了她的命的亦淺,麵上愈發糾結,張了張嘴,還是沒有出聲。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