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帝君的我成了黑月光

第 175 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1/2)

    隨著蘅梧的消失,血池中的血液一夕之間如同幹涸的泉眼般迅速枯竭,就像是池子底部有個噬血怪獸正猙獰地張著大嘴吞噬了一切。

    白九的呼吸慢慢變得安穩下來,麵色逐漸紅潤。亦淺又掏出一枚護佑金丹給白九服下,心知醒來隻不過時間長短問題,便將白九小心地移到旁邊牆上靠著,方起身來到血池邊查探情況。

    血池邊的攝魂花已然盡數枯萎,隱藏棲息其中的攝魂蝶也盡數化作了飛灰。

    亦淺小心地越過衰敗的花叢,來到了血池邊上。

    隨著血液的消失,池子的原貌逐漸顯露出來。

    溫潤的漢白玉染上了紅色的斑駁,雖被浸染,但也可以看出池子以前的不凡。

    這池子以前大抵是個天然溫泉池,被前人發現貢獻給帝王,帝王派人在此的基礎上修建了湯池,不想溫泉池眼幹涸,這偌大的池子倒便宜給了蘅梧。

    亦淺仔細查探了翻這池子和四周,驚異地發現期間沒有蘅梧魂魄的一絲蹤跡。

    心下一凜,眉頭微皺。

    要知,哪怕是魂飛魄散地再幹淨,當場也能找到小的魂魄碎片。

    可蘅梧竟會這般離奇。

    不信邪的亦淺當即召出招魂鈴,招魂鈴飛至血池正中的上空,亦淺掐動手訣,一道白光自右手中食指飛出直至招魂鈴當中,一聲沉重的鈴響驀得響起,似乎能喚醒靈魂深處!

    鈴響伴隨著一道肉眼可見的波紋自招魂鈴處四散開來,就像是漣漪,蕩蕩至遠方。

    亦淺當即閉目隨之查看,知道那可見的波紋再也消失不見,亦淺方睜開了眼,抬手利落地收回了空中的招魂鈴,輕歎一聲。

    竟沒有找到!

    不管不信邪的亦淺再怎麽探查,哪怕她將攝魂花的坡根都挖了出來,她都還是沒有揪出蘅梧一絲的魂魄蹤跡。

    真是活見了鬼了。

    當時蘅梧身上所受的重創足以令他的魂魄粉碎,而且她也眼睜睜地看著那些光洞將蘅梧吞噬掉,而蘅梧的魂魄又的確是隨著光洞的變化而逐漸削弱。

    要說蘅梧他是已經趁機逃脫,可又說不通。她一直身處這魔窟之中,若有魂魄遁走,她定然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斷然不可能放過。

    難道,蘅梧當真被那光洞灼地連魂魄絲都沒有剩下?

    這概率大抵抵得上太陽從西邊升起了。

    難不成,蘅梧的魂魄竟真得脆弱如斯?

    也不是沒有可能,畢竟他苟活了數百年之久,魂魄自然隨之衰弱。

    強行為此找了個還算能說得過去的理由,亦淺待要再四處看看,就聽見了不遠處白九有了輕微動靜。

    當即也顧不上其他,不再多疑,轉身向白九的方向走去。

    似乎是睡得極不安穩,白九眉頭緊蹙,額間冒著細汗,雙拳緊握,嘴裏仿佛在呢喃著什麽。

    亦淺忙湊頭去聽,隻聽見白九翻來覆去地念叨著“阿淺”,便又起身,用帕子仔細地擦著他頭上的汗,一邊又不斷輕聲安慰著:

    “哥哥,我在。”

    待白九終於睡得安穩了一些,亦淺方在藥葫蘆中翻找了半天,好不容易翻出一枚靜安丹小心給他服了下去。

    雖然血池中的血液已然消失不見,但這池子到底曾儲血了數百年,故那股難聞的血腥味並未立時散去。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