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帝君的我成了黑月光

第 174 章 第一百七十三章(1/3)

    聽到此處,亦淺白九兩人對視一眼,抬眼看向此時正背對著兩人沉默的蘅梧。

    一時,三人都沒再說話,周遭隻剩下血池中血水翻滾的聲音。

    咕咚咕咚聲,似乎在每個人心上都留下了痕跡。

    “後來呢?”

    良久,終是亦淺打破了沉默。

    像是終於回過了神,蘅梧轉過身,扯出一抹說不出什麽意味的笑,輕聲說:

    “後來?後來他們都死了。”

    天幹大陣到底不敵天門,碧水等人被迫獻祭於天,連身體都沒有留下。

    不過,這也算好事,不然落入人間修者手中成為刀俎上的魚肉,還不若化為虛無留得尊嚴自在。

    天幹大陣被天門反噬後,碧水等十個仙君皆身化流火從空中隕落。待火焰燃盡,隻剩下灰飛,隨著陸地上的南風拂過,就連飛灰也不剩了。

    十仙君的隕落讓修者們短暫平靜了下來,而蘅梧亦在當日偽裝成流火墜落,以保全自身。

    再後來,他一直東躲西藏,直至今日。

    東躲西藏?

    這可不見得。

    亦淺給了白九一個眼色,就見白九聽完向蘅梧說後,收起伏魔傘,彎腰行禮:

    “祖師。”

    手中的伏魔傘差點沒拿住,亦淺驚悚地回頭看向血池上方的蘅梧,然後再回頭不可置信地看向白九。

    察覺到亦淺的目光,白九沒有起身,依舊保持著躬身的動作。

    而蘅梧則眸光一沉,不在意地開口:

    “小友如何這般說。”

    周身的魔氣似乎一震,是愈發地洶湧。

    白九一縷青絲被魔氣所懾飄落在地上,但他的臉色並無一絲變化:

    “那日您破法惠大師字佛印時下意識使出的回春訣,是我天樞門獨有的密法。”

    蘅梧聞言歪了歪頭,他訝異地看向白九,舉起泛著魔氣的右手仔細看了看,方似笑非笑地開口:

    “哦?天樞門會回春訣的多了,怎我就是天樞子?況,我一落魄天人做甚麽想不開與你人界的修者搞到一處去,是嫌日子過得舒坦?”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白九慢慢直起身子,給了亦淺一個安撫的笑,方繼續說道:

    “隻有真正融入人間道門,方才算是安寧。也許您一開始隻為了自保,隻是後來…”

    頓了頓,一聲歎息:

    “後來便是為了這方血池。”

    蘅梧的眸光一凜,嘴角的笑愈發邪獰:

    “說下去。”

    “白虎的仇,十仙君的恨,與人間百姓道門修者忘恩負義的怨,您忘不掉。”

    白九平靜地看著不遠處鮮紅地嚇人的血池,眸光悠遠:

    “自您建立天樞門後,一百年後東海有蛟龍作亂,欲開海眼以亂人間。祖師誌中說海眼未開,隻是鬆動,而實際上,海眼被打開了,而且這次死傷無數,遠超當年,且,道門大多精銳折損於此。”

    凜冽的眸光中劃到一道讚賞,對上白九看過來的目光,蘅梧收起了方才那略漫不經心的忽視: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