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帝君的我成了黑月光

第 1 章 楔子(1/3)

    晉安三十年,匈奴犯渭橋。太子親征,大勝,歸途身死北疆。帝震怒,朝野動蕩,人人自危。

    天樞門門主起卦,朝有邪佞,蒼生有難,邪魔盡出,天地動蕩。

    -

    亦淺是疼醒的。

    她狼狽地趴在地上,滿身血汙,裸露出的皮膚上一塊塊焦黑,全身上下無一不痛。

    人生就是這麽不走尋常路。

    月前亦淺還是在京中橫行無忌的女紈絝,如今隻能如死狗般臥在地上。

    舔了舔幹澀起皮的唇,澀然地咽了口口水,不由自主地想念京中的高床軟枕膏粱錦繡,可惜紈絝落魄,嗚呼哀哉!

    歎息。

    午日的終南山並不炎熱,日光斑駁,靜謐清幽。

    月白色的羅裳被冷汗浸透,亦淺眼神渙散,半分體會不到南山的清幽美好。

    深吸了口氣,待身上略好了些,方不死心地再次試探能否掙脫身上籠罩的那張紫電閃爍的大網。

    一陣熟悉的電光閃爍,滋滋聲響後,亦淺再次趴倒在地上,身上又多了幾道鞭痕。

    皮開肉綻。

    林間安靜地隻剩下亦淺粗重的呼吸聲。

    眼睛有些昏花,一陣眩暈。好容易緩過勁,偏頭唾掉了口出血沫,手臂和後背再次疼得渾身麻木。

    亦淺不用翻看都知身上定然焦黑一片,終於忍不住有氣無力地哼唧咒罵:

    “誰呀,有病啊,是不是人,山裏置這般凶器,惡毒,神經病…”

    邊罵,手還不自覺地抽搐顫抖。

    被電的。

    流年不利。

    恍惚間,亦淺似乎又看見皇後姑姑聽聞太子表哥無故逝於北疆的崩潰和歇斯底裏,看見那扇因為姑姑含恨被迫自請上書而緩慢關閉的宮門,還有那道褫奪她丹書鐵劵的聖旨。

    耳邊仿佛是眾人的嬉笑嘲弄聲,想到姑姑那雙赤紅絕望的眼,亦淺握緊了拳,渾身不自覺顫抖。

    落井下石是人之天性。

    亦淺這條被痛打的落水狗隻能灰溜溜地到終南山投奔她那早早入了道門的竹馬。

    誰知竹馬沒見到,自己反而成了別人的甕中鱉。

    痛得不自覺又抽了口氣,靈台恢複清明。

    隱約間聽見悉悉索索的腳步聲,瞬間警惕地支起了耳朵。

    不遠處隱約傳來一陣笑鬧聲。

    “紫電網有了動靜,這次我們肯定能捉到山魈!”

    “沒捉到又怎樣?”有人質疑。

    “那我就吃糞!”信誓旦旦。

    “粗俗!”

    雖是斥責,聲音卻溫潤如暖陽。

    這個聲音倒是意外得熟悉好聽,亦·山魈·淺抬眼,苦中作樂,但不免嘲諷:

    我這般狼狽,何該你吃糞。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