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

第1章

漫天白幡的“喜”堂,安靜得讓人害怕。
我顫抖著裹起全白的被子,強迫自己趕緊入睡。不斷的自我催眠,“我肯定是做噩夢了,睡醒了就好了。”
可是身上的壓迫感越發的沉重,仿佛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在我的身上不斷遊走,所觸之處一片冰涼,那雙手此時竟是摸到了我的大腿內側,無比真實!
我猛然睜開雙眼,發現依舊是漫天的白色。我是純陽血,是不會見到髒東西的,但不代表,他不存在。
“你是誰,你離我遠一點。”我嚇得尖叫,想要掙脫,但他卻是將我桎梏的更緊。這種感覺就像是鬼壓床,神誌努力的掙紮,身體卻動彈不得。
我隻能任憑那雙手越發粗暴的擺弄,一次次或輕或重的挑逗,讓我忍不住發出嗚咽的聲音。想我喬仙兒是什麽人,那可是鬼市有名的一姐,何時讓別人占到過便宜,要不是此時自己動彈不得,真是想踢斷他的子孫後代。
最可氣的是自己竟然感受到了極致的愉悅,意識越發的混沌不清,就在我陷入迷失之前,撕裂的疼痛讓我忍不住的尖叫,更是感受到有粗壯的東西在體內進進出出。
溫柔又霸道的聲線淺喘在我的耳邊,“仙兒。”
就在我已經要昏厥的時候,冰涼的唇越發霸道的吻到深處,他一個挺進後我才知道,原來之前沒有進入完全。
他喵的,竟然這麽大,這就是我最後的意識……
我叫喬仙兒,喬家的女兒,以及這次冥婚的——祭品。
我們家族世代走陰,整個大家族所做之事都得和陰字沾點邊,否則都不得好死,但與尋常的走陰人還有所不同,我們家族的主營業務是配陰婚。
配冥婚可並不是為了兩個不幸死亡的人結成好事,大多數都是有人處在事業低穀或者遇見難事時,為了改善一下氣運為祖墳中人或者剛死去的親人配冥婚,本質是透支今後的運勢罷了。
更何況,現代人為了配冥婚更是做出那殘害拐賣少女之事,我們喬家作為陰婚世家,那積累下的業障自然可想而知。
喬家古訓,生男不生女,可是受精卵這種事又怎是人為能控製的,所以喬家一旦誕生女兒,都會被活活掐死,我不知道喬家容不下女嬰的具體緣由,但也隱隱猜到與那配陰婚而來的業障有關。
我母親是正常人家的女兒,自然不信這些歪理邪說,為了保全我的性命,偷偷生下我的當夜,就抱著我跑掉了,那日據說電閃雷鳴,大雨漂泊,母親因此做了病,身體再也沒有好過。
日子雖然苦了些,但生活總是溫暖的。小時候我也像正常孩子那樣白天上學,晚上在母親的懷裏撒嬌,可是長大後卻是像著了魔一般,越發的對陰物感興趣,大學更是報了考古專業。母親一開始還會勸導一番,後來好像也是意識到了什麽,便也是不再管我。
我一邊上學,一邊瞞著母親在陽間的鬼市經營一間風水鋪子,在那片混得不錯。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