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

第267章(2/2)

    不知道哭了多久,但是哭完之後,已經有點上氣不接下氣,凰看了一眼自己濕了一大片的上衣,什麽都沒說,轉身給我倒了一杯白開水,試了試溫度才遞到我手裏,“先喝口水。”

    “好了,你不想說,我就什麽都不問,但是我現在有兩件事要告訴你。”

    “什麽?”

    剛哭的的聲音還有些沙啞,帶著濃重的鼻音。

    就這麽紅著眼睛,紅著鼻子,眼睛裏還有水光,委屈巴巴的看著凰,他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一件是關於你體內魔氣的事情,第二件是關於葛格。”

    被凰笑了,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聽到他這話,還是正色了起來。

    “我昏迷的時候聽到你們說了,但是沒聽懂是什麽意思,至於葛格,他怎麽了?”

    “先說第一件事,你之前被窮奇攻擊時,那黑霧就是魔氣,是窮奇用來控製其他人的魔氣,現在那團氣就在你的身體裏,你隨時都有會被窮奇控製的危險,如果不是你的實力在這裏,就不會是實力降低,昏迷這麽簡單的事情了,你今天昏迷的原因,如果沒猜錯的話,那就是因為窮奇想要控製你,但是很明顯,他失敗了,葛格救了你。”

    “葛格救了我?”

    “這就是第二件事了,今天你突然昏迷,我們發現你的腦門處有清晰的魔氣在扶動,而且你渾身滾燙,葛格說是魔氣入體,他不知道用了什麽辦法,就壓製住了你體內的魔氣,但是他說你現在的狀況依舊是很危險。”

    “他怎麽——”

    話沒說完,就聽到凰繼續說,“我知道你要問什麽,先聽我說完,你還記不記得,天帝以前跟我們說過,犼。”

    聽到這個有些陌生又感覺有些熟悉的稱呼,突然有些恍惚,好似回到了在天界的日子。

    犼,這個名字還是天帝告訴我們的,他說,犼以前在他身邊陪了他很多年,很多年,每次他不想理政事,或是做了什麽錯誤的決定,吼都會提醒他,但是後來突然有一天就不見了,天帝說,他吃了來朝賀的龍王,打死了龍王的兩個兒子,還有一堆侍衛,逃了,無影無形。

    天帝說,他不相信犼會做出這種事,但是卻被龍王的另外幾個兒子指認就是他,天帝無奈隻能下令追殺犼,但是,這麽多年卻依舊一無所獲,他像是不曾存在過一樣,我們甚至都懷疑那是不是天帝的臆想,天帝還說,他本來打算把冥界交給犼來管理的。

    點了點頭,有些納悶,凰為什麽會突然提到犼,“恩。”

    “記得就行,那你記不記得,天帝還說過一件事,他想把冥界交給犼處理,因為他發現魔氣入體隻有犼能夠用一種辦法把魔氣驅趕,天地間隻此一人能做到,那就是犼,這連窮奇都做不到,但是葛格說他可以。”

    咽了咽口水,想要說什麽,但是卻無從辯解,因為凰的分析完全找不到任何讓我可以反駁的餘地,“所以,你的意思是……” 本章已閱讀完畢(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